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什么情况?”

  桑雅主动告知,“明天我要和管止琛去巴罗岛准备结婚的事情,所以今晚溜出来陪你,谁知道你不在家,我还以为你跟哪个女人在外风流调情呢!”

  话语说到最后,她还不忘消遣他。

  但这并不能转移他的一丝注意力,司寒枭眉头紧皱,心里醋意横生,这件事,一直是他心间又粗又尖的大刺。

  “不去不行吗?”

  “不是说好了不生气的?”桑雅小手轻抚着他的胸膛,勾勾画画打着圈圈,“我这是报恩。”

  司寒枭握住她的手,抗议道“你是我的女人,却要和别的男人去结婚,哪怕是假的,那也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我很受伤……”

  她媚眸一勾,翻身覆盖在他的身上,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按照他的“引导”,在他紧绷的肚腹,炸开朵朵火花。

  她清丽的魅音成为夜下最动人的音符,“我的心,我的人都是你的,那都是假的,你有什么好受伤?”

  司寒枭对她的撩拨很受用,他喉结一划动,眼底沉光艳艳,佯装生气,“没有一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演戏结婚。”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的手已经覆上她纤细的腰身,一路上移。

  “好好好,是我伤害了你,你要什么补偿,我都给你?”她纤指描画着他的剑眉,滑过她挺翘的鼻梁,最后流连在他的薄唇上,被他一口咬住。

  “真的什么都能补偿我?”

  “嗯,只要我做得到。”她压下脸,两人鼻息交揉,形成一股催化剂,让空气不断升温。

  “今晚留下来,陪我。”

  “一整夜恐怕不行。”桑雅经过深思熟虑后,说道。

  “可以的,只要你愿意。”

  桑雅皱了眉头,深思着。

  司寒枭打量着她的表情,见她犹豫不决,故意卖惨,“我最爱的女人,明天就要和别的男人去结婚,而我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放手让你离开,我心疼啊小雅,不仅心疼,这里似乎要停止跳……唔!”

  “好了,别疼了,我答应你就是了。”

  他话口未完,桑雅压下唇瓣,堵住他的话。

  绵绵的火花,一旦点燃引火索,就爆发出绯色的烈火。

  司寒枭的吻落在她耳际,缠绵低语,“这次,你主动!”

  桑雅红唇勾笑,用实际行动,回应他的话。

  凉风卷起窗帘,却吹不散一室的炙热。

  几轮云雨过后,桑雅累瘫在他胸膛上,司寒枭如吃饱餍足的兽,紧抱着怀里的小野猫。

  “真想一直这样抱着你,不松手!”

  桑雅的脸色潮红未退,美眸被滋润后,染上一层浅浅的妩媚,怨怼着他,“骗子,说好的只要一次?”

  司寒枭坏笑,往她红唇亲了一口,“你没听过男人床上说的话,不可信吗?”

  桑雅干脆闭上眼睛休憩,懒得搭理他。

  司寒枭摩挲着她的娇躯,经过短暂的休憩,又来劲儿了,“要不,再来一次?”

  “滚蛋!”

  两人说话间,房门忽然响起。

  司寒枭皱了眉头,不悦地看着门口方向,是哪个不识趣的家伙来打扰他的春宵美梦?

  桑雅推了他一把,窃笑,“快去开门!”

  “不要。”怀里软玉浸香,他舍不得离开。

  “大半夜找你,一定有什么急事,别耽误了。”桑雅很理智,劝说道。

  司寒枭恋恋不舍地起床,穿了件睡袍,脸色臭臭地走去开门。

  一阵暧昧暖香随着他开门传了出来,林重有些尴尬,但不得不紧急禀报,“枭哥,有情况!”

  司寒枭脸色一变,回头跟桑雅说了声一会回来,马上和林重离开。

  他们来到监控室,投影上遍布着别墅里里外外多个画面。

  林重操控着电脑,把其中一个别墅外墙的一个监控画面放大,对司寒枭说道“枭哥,你看这辆车。”

  “什么情况?”司寒枭坐在旁边,鹰眸直盯着那辆黑色轿车,沉声询问。

  “这辆轿车非常可疑,这几天每天晚上都跟随你下班停在附近,我查了这段日子的监控,这辆车自从枭哥你疗伤回来后,很多时候都在附近闲逛。”

  林重详细地汇报道。

  “调查过车主吗?”司寒枭长指抵在下巴处,轻轻摩挲着,眼神锋利而肃杀。

  “是一个普通车户,但不是我们附近的住户,是一辆外来车辆。”林重慎重想了想,“会不会那些敌家或是萧崇佐那边派来监视你的人?”

  “都有可能。”

  “枭哥,接下来该怎么做?”

  司寒枭沉冷的俊脸,炯亮的眼神透着思量的光。

  少许,他开口道“这件事由你负责,让岛上的兄弟去着手调查。”

  “需要加派人手过来吗?”林重考虑周到,问了句。

  “暂时不需要,但让兄弟们随时做好准备。”

  “好!”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