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储物室内,费千翔被五花大绑,躺在地上。

  被强行软禁这段日子,他整个人瘦得没了形,昔日的俊脸瘦削的颧骨突出,眼框深陷,令双眼看起更加狰狞暴突。

  他正在奋力挣扎着,扭曲着身体,全身如被数千只蚂蚁在啃咬着皮肉,深入骨髓,吮吸着、吞噬着。

  “外公,求求你,我受不了啦!”

  du瘾发作的他,难受得生不如死。

  萧崇佐老眸攒动着悲痛和愤怒,他弯腰,一耳光扇了过去,痛心大骂,“你太令我失望了!”

  “外公,求求你,就一口,一口,我保证之后我会戒,我……我浑身都在发痛,很难受,好多虫子在咬我。”

  他五官微微抽搐着,眼泪鼻水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千翔,外公都是为了你好。”

  曾经,自己寄于他最大的希望;如今,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外公,我真的不行了,我……啊!”费千翔额前青筋暴突,面目狰狞,用力地挣扎着,如困兽费尽力气,要挣脱囚笼。

  萧崇佐漠然地看着他,不为所动。

  门外,听至此的萧书蕙,已经摸清了里面的情况。

  难怪管家要避开她,不让她听到,原来是千翔在这!

  爱子心切的萧书蕙,推门储物室的门冲了过去,看到地上痛苦蠕动的大儿子时,双眼一红,心痛地抱住他,“千翔,你怎么弄成这样了?”

  “妈,求求你,放了我,帮帮我……我不行了,好痛,我浑身好痛!”费千翔仿佛看到了救星,苦巴巴地看着母亲。

  萧书蕙擦了眼角的泪,马上去去找能解开儿子身上绳子的工具。

  萧崇佐见此,喝了她一嗓子,“萧书蕙,你在做什么?”

  “爸,千翔现在很痛苦,我知道你在帮他戒毒,可也不能看着他去死啊,你这样对她,和对待牲口有什么区别?”

  萧书蕙边说着,已经从旁边的柜台找到剪刀,给儿子把身上的麻绳割断。

  萧崇佐听着她的话,气得老脸一红,抖着手指着她,“慈母多败儿,说得就是你这种人,不是我们把他逼死,而是你。”

  重获自由的费千翔,挣脱着身上的断绳。

  萧崇佐见此,拧紧眉头,“来人,快把他抓住。”

  他一声命令,站在旁边的几个下属,上前将其围住。

  萧书蕙护儿心切,挡在儿子跟前,视那这些人为敌人,“你们别过来,别抓我儿子。”

  她的介入让局面落得左右为难,他们杵在那儿,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还愣着做什么,快把他抓住。”萧崇佐命令道。

  渐渐被du性控制的费千翔,一把抢走母亲手里的剪刀作防备。

  几人分工合作,趁萧书蕙不留神间,把她拽开,其余几人冲上前,可萧书蕙一口咬住男人的手臂,挣脱开后朝儿子跑去。

  萧书蕙把围攻儿子的人推开,护在儿子跟前。

  赤红了双眸的费千翔,理智渐渐抽离了肉体,他握紧剪刀,不断向靠近的大汉挥舞着剪刀,混乱之际,一声痛叫声响起,“啊——”

  画面在这一刻定格,混乱中,费千翔误刺了萧书蕙的后腰,鲜血染红了剪刀表面,一滴滴地往下滴落,在地上迅速凝聚成一滩血红。

  萧书蕙感觉到后腰破开了一个冰凉的洞,疼痛感迅速窜麻了神经,身子发软,往地上倒去。

  “妈——”

  费千翔被鲜血拉回一丝理智,失声大叫。

  萧崇佐亲眼看到女儿倒地,鲜血从她身下蜿蜒散开,气急攻心,脸色涨红的同时吃力大喊,“救,救救……”

  简单的一句话还没说话,他突然呼吸一紧,随之眼前一片黑暗。

  “快来人!”

  “打电话叫救护车……”

  脚步声,呐喊声,叠然响起,场面更加混乱不堪,斜阳把这场“腥风血雨”打照得更清晰,更讽刺。

  “叩叩叩——”

  瑰丽的夜色下,一地月华送来的清脆的敲门声。

  正在看财经动向的纪延锋,闻声把电脑合上,打开门一看,竟是萧雨瑶。

  但她这一身衣服,似乎别有目的。

  内里穿着玫红色的丝绒睡裙,深v设计的衣领,不经意的举手投足,都能让春光乍泄。

  外罩的开衫,有一边肩膀没有搭上,香肩半露。

  她斜靠在门边,美眸微挑看向他,“表哥,方便让我进去坐坐?”

  纪延峰让了位置让她走进去,打量了她一圈,语气轻佻,“你大晚上穿成这样来我房间,就不怕被人看到?”

  “你也说是大晚上,何况大伯和大堂姐都在医院,谁又会来留意我去了哪里?”

  她抚顺他床单的一角,坐下后,双腿交叠,穿着毛绒棉拖的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