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萧书蕙一时哑然,眉头皱了起来,紧张地思考着如何反驳。

  费江麟看她这反应,阴冷笑着,一手掐住她的下颚,生气问道“他好像是你的同乡吧?哦,不,恐怕是你的老相好吧……贱妇!”

  费江麟又打了她一耳光,用力把她甩在床上。

  萧书蕙的背撞到床上,生了疼,她怒了,撑着床面站起来,对他咄咄反驳,“你只会一味指责我,难道你就没有在外面玩女人吗?”

  “这些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去那些俱乐部、夜总会应酬,是怎么玩女人谈生意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那些都是逢场作戏,和你这种性质一样吗?你他妈是在花我的钱养小白脸,”他余光看着那张亲吻照,质疑地逼视着她,“我现在还真怀疑,千翔和千明是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当年我和你不过想玩玩,从来都是真枪没有实弹,怎么那么凑巧避孕套破你怀上了呢?”

  萧书蕙眼底窜过一抹慌,但面上保持镇定,不悦道“你怎么能这么想,当年我一心一意和你在一起,怎么可能还和别的男人有一腿。”

  “是吗?”费江麟双指夹起那张亲吻照,拍打着她的脸颊,“你这个老相好,二十多年前就有一腿,这对双胞胎,怕是他的种吧?”

  “不是,我和他是在没有和你在一起之前的事,儿子是不是你的种,你还不清楚吗?”

  费江麟一脸严肃,“我会做dna亲子鉴定,结果不是我的儿子,我要和你离婚,断绝两家的全部合作。”

  “那你就去验啊,他们就是你的种!”

  费江麟冷哼一声,摔门离去。

  萧书蕙跌坐在床边,眼神不断飘忽,心里忐忑不安,握紧那张泛旧的亲吻照,眉头拧成死结,是谁,这一切都是谁干的?

  医院,病房内。

  风跃过窗户拂了进来,摇动着窗前三色堇,如夜精灵舞动着腰肢,安静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沙发上的封奈正呼呼大睡,轻而小的鼻鼾声,可想而知他睡得多沉。

  病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人影走进来,放轻的脚步,基本没有声息。

  月华投落那张俊容上,邪气的眉眼此时盖下一层疲态,司寒枭看了眼熟睡的封奈,走到病床前坐下,紧握住桑雅的手。

  冰凉的纤手让他心疼不已,看着那张苍白的娇颜,他轻轻俯身,在她脸颊落下一吻。

  心里一直带着愧疚,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他俯在她身边,空气中浮荡的消毒水味,掩盖了她身上独有的馨香,他握紧她的手,在她耳际低语,“对不起小雅,你快点醒好吗?”

  “我宁愿你横眉冷眼对我,也不希望看着你那么安静躺在病床上,小雅……我不能失去你。”

  他的磁嗓化为撩动心扉的音符,一个个滑入她的耳廓,震动着她的耳膜。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大手,熟悉的清冽气息,桑雅飘渺的意识,因为这些熟悉的感官,渐渐被唤醒。

  如羽蝶的长睫轻轻颤抖了几下,眼皮惺忪掀开,她迷糊地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如蒙上一层白纱,不断地在对焦。

  司寒枭意外地看到她清醒过来,激动地把她抱住,“小雅,你醒了?”

  刚醒过来的桑雅有些懵,似乎在消化眼前的一切,还有昏迷前的一幕。

  司寒枭一时间无法稀释内心的惊喜,化为行为,亲吻着她干涸的唇瓣,熟悉感温令他心悸,更用力地加深绵长的吻。

  桑雅呆呆地被他吻着,好一会意识回笼,才发现司寒枭近在咫尺!

  她用手肘用力把他推开,被他亲吻过的唇瓣如被水光滋润过,恢复了一些生机。

  她撑着床面坐起来,额头的伤口隐隐作痛,她皱着眉头,按住额头,才发现包了纱布。

  司寒枭不敢激怒她,把枕头拿起来让她垫着靠坐在床边。

  桑雅看着在沙发上打呼噜睡得正香的封奈,原本要冲出喉咙的嗓音刻意降低,质疑地看着司寒枭,“你怎么在这?”

  “我担心你,所以过来看看。”司寒枭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脸上,不舍得移开。

  “我以为那天在山里我说得够清楚了,刚才那样的行为我希望是最后一次。”桑雅苍白的面容透着冷色,说话的声音不大,甚至有些虚弱。

  司寒枭紧握住桑雅的手不放,眼神幽暗拨动着光,“如果管止琛能保护你,我愿意信守承诺,可他没有做到,车祸不是意外,绝对跟他有关……”

  桑雅回忆着当时的情景,那辆面包车突然冲出来,看似意外,又不像意外。

  是管朝松故意而为之,给自己的警告?

  她隐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