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萧家,渐渐回暖的冬末,花园内一些小植物正准备穿上绿色新衣。

  萧书蕙站在亭子,焦急地接电话,“什么,老江失踪了?”

  “是啊,夫人。”

  “什么时候的事情?”她惶惶不安,这其中一定有她不知道的内容。

  “前两天,怎么办,夫人?”

  “过去了两天你们才发现,废物,还能怎么办,马上去找啊,”萧书蕙生气大骂,马上想到一个人,“一定是费江麟,一定是他,绝不能让他得手。”

  背对着门口的萧书蕙,气在头上的她,没留意周围的情况,连儿子的接近都感觉不到。

  “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把老江找出来。”

  她的话音刚落,身后传来费千翔的声音,轻飘飘中带着质疑,“妈,你为什么那么关心老江?”

  儿子的声音,彻底把她拉回现实。

  她匆匆挂了电话,转过头看向他,强颜欢笑,“千翔,你什么时候来了?”

  她忐忑不安,这孩子听到了多少内容?

  “妈,你回答我,为什么你对老江那么上心,他不过是个司机,失踪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费千翔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心里某种答案,呼之欲出。

  “千翔,你不要胡思乱想。”萧书蕙现在心里七上八下的,正害怕江子田被费江麟的人逮住,这可怎么办。

  “难道你和他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费千翔不敢往下想,但从母亲的反应中,不得不令他往这方面想。

  “没有,”萧书蕙一口否认,“千翔,你听我解释,我和他以前的确在一起,但和你爸相识后,我就和他彻底断了,你不要听人胡说,尤其是萧雨瑶,她只会煽风点火挑拨离间,你要相信妈妈。”

  费千翔皱了眉,不解问“那你为什么那么害怕?”

  “我没有害怕!”萧书蕙反驳。

  “如果真的没什么,他为什么要把你赶出费家?”

  “他是一时糊涂,听信谣言,但你一定要相信我,千翔。”

  费千翔困惑的眸,搅动着淡淡的涟漪,按照平常的习惯,他是绝对无条件相信母亲,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事实放在眼前。

  “妈,难道你和那些年纪比我还小的男人一起,也是假的?”

  萧书蕙笑容倏然僵硬,不知如何回答。

  他摇摇头,眼底闪过一丝鄙夷,“有你这样的母亲,真丢人,你知道外面的人,是如何笑话我吗?”

  他愈发气愤,数落着母亲,“你好歹到了这个岁数,为什么不顾形象,你不知道做出这种事情,要是被发现的后果是怎么样吗?”

  “你为什么一点耻辱心都没有,爸说得没错,你就是……”

  最终,他还是无法把那个“贱”字,说出口。

  面对愤怒的儿子,萧书蕙不敢硬碰硬,只能扮可怜,眼眶湿润,“儿子,你又明白多少,是你爸不关心我,我才耐不住空虚,我也是个女人,我也需要爱,但他呢……三头两天不回家,你知道我每每闻到他身上的女人香,有多难受吗?”

  萧书蕙捂脸擦拭着眼泪,“如果他对我关心多一点,爱我多一点,少一点在外寻欢作乐,我会这么做吗?”

  费千翔见不得母亲掉眼泪,但内心对某件事情,耿耿于怀,“你和那个男人的事情,我不追究,但你回答我,我和千明,到底是费江麟的儿子,还是江子田的儿子?”

  “那肯定是费江麟啊,你是费江麟的儿子,是费家长子,是萧家的外孙,这衿贵的身份,是不可能改变的。”

  萧书蕙拉住儿子的手臂,苦婆口心道“你不能被外界的风言风语所干扰,外公家没有男丁,以后萧家还得指望你,你现在要做的是等待,等这风头过了,我们就回费家,日子还是这样的过,不用想那么多。”

  “真的可以恢复以前的生活吗?”说到这儿,费千翔有些茫然了,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感觉他们的生活,从此会变轨,一切都变了。

  “可以的,一定可以。”萧书蕙灼亮的目光透着坚定,眼底闪过狠辣。

  这时,纪延锋走了过去,听着他们异想天开的对话,他觉得未免觉得太好笑了,果然是蠢货,直到现在,还痴心妄想地哄儿子。

  萧书蕙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去,发现是纪延锋,她想起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可能被他听到了,脸色有些尴尬。

  “表弟,你怎么在这?”

  纪延锋扬着和善的笑走上前,“我看到费江麟来了,手里还拿着文件袋。”

  萧书蕙脸色蓦地一沉,一听就知道是dna结果,没想到他那么急,千明还没回来,他就已经做了鉴定,看来今天这一战,一定要打了。

  费千翔看了眼母亲的表情,心里更摸不着底,万一……

  在场的三人,各有各的心思。

  萧书蕙把主意打到纪延峰身上,开口道“表弟,我和你一样出生在乡下,我爸妈离婚后,理应和你们纪家没有关系,但我爸这个人念旧情,念在我妈的情分上的,对你们父子俩照顾周到,甚至还栽培你,一步步带你走上商路,如果没有我爸,没有我,你也不会有今天。”

  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