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爸!”萧书蕙急红了眼,“我可是你的女儿。”

  这件事萧崇佐已经看得清楚,他就算有心偏帮女儿,也说不过去,毕竟孩子不是费家,费家决对不会让他们母子三留下。

  萧崇佐前后权衡,决定撒手不管,大手一挥,说道“你们要离就离,随便你们怎么处理,我老了,管不了这么多,一切都是自作孽,我没什么好说的。江子田我会让人处理好,其他的,你们自己决定。”

  说着,离开前厅,往管家那边走去。

  “爸,你不帮我吗?”萧书蕙幡然醒悟,自己一心计划的美梦被打碎了。

  萧崇佐头也不回,冷漠得背影让人发指。

  一直看热闹的纪延锋,看着戏快到“大结局”,结果他已经想到,无趣地走了。

  留在大厅的,只剩下费江麟一家,费千翔了无生气地坐在那儿,一言不发。

  萧书蕙忍不住落泪,默声地哭泣着。

  费江麟把早以想好的决定说出来,看了眼费千翔,目光落在萧书蕙身上,无情道出,“事情到此为止,我养了他们兄弟俩二十多年,我自认没有亏待他们,但我费家的财产,绝不能落到外人手中,你们母子三就别惦记了。”

  萧书蕙还在垂死挣扎,“费江麟,我们夫妻一场,没有爱情也有亲情,这些年我自问给你料理家务事,有条有理,你就这样对我?”

  “金银珠宝我少给你了吗?费家大夫人的头衔,让你获得多少荣誉,我不欠你什么,我费江麟给别人白养了20多年的儿子,头上的大绿帽已经摘不下,出去就是让人笑话,最可怜的人不是我吗?”

  他还结扎了,现在才知道儿子不是自己的,他们费家后继还是c3ec92a2个问题,都是这个野妇惹的祸!

  想及此,他对萧书蕙的恨意有增无减。

  “西部的项目我已经安排好交接,千明今晚就会回来,你带上你的两个野种,滚出费家,离婚协议我已经拟定好了,不签你也得签。”

  “费江麟,你个滚蛋!”萧书蕙怒红了眼,还想着和费江麟理论一番。

  在沉默中爆发的费千翔,愤怒地一拳砸在茶几上,歇斯底里地大喊一声,“够了,妈!”

  “我是一个司机的儿子,只是一个野种,都是你,这一切都是你,你根本不配做一个母亲,我恨你!”

  费千翔第一次那么怨气满满的对母亲指责,他眼神阴暗,滚动的团团黑雾,目光如利箭般朝萧书蕙射去。

  愤然起身,无法泄愤地往茶几狠狠踹了一脚,盛怒离去。

  “儿子啊……”萧书蕙崩溃了,瘫坐在沙发上。

  费江麟落井下石,对她讽刺着,“看吧,你儿子都觉得你不要脸,萧书蕙,你不仅人脏,心更脏,算计了大半辈子,你获得了什么,这都是你该有的下场。”

  费江麟整理好衣装,对助理说道“我们走!”

  萧书蕙看着一地的鉴定,耳际回荡着儿子的怨恨,费江麟的讽刺,一切一切地过往,历历在目。

  她筹谋了二十多年,算计了二十多年,一切功亏一篑。

  导火线就是那场宴会的照片,是谁?

  究竟是谁在幕后策划着这一切,她的美甲狠狠扎入沙发,眼底迸溅着彻骨的恨意……

  ……

  海城的夜晚,风中夹着寒凉,削去了白日的一份温暖。

  外滩边上,江对面的霓虹闪烁绚烂,商业街的热闹,不分昼夜。晚上的繁华,如美艳的都市女郎,戴着一层红艳的头纱,舞动着自己凹凸的身姿,享受着暗欲的美好。

  但一人漫步在绿道的桑雅,犹如被这个繁华的都市所抛弃,孤零零地置身局外,目睹繁华闹景,而她是孤独的。

  她穿得较为单薄,素色针织毛裙,外穿一件嫩黄色的薄外套,整个人看起来温婉秀气,墨色的长发披肩,徐徐被风吹起。

  这一刻,她的心是宁静的。

  一阵嬉闹声响起,凌乱的脚步声渐近,一群拿着玫瑰花的小孩跑上去,把桑雅重重包围住了。

  “小姐姐,买朵花吗?”

  “小姐姐,你长得真漂亮,你能帮我买枝玫瑰花吗?”

  “姐姐,帮帮忙吧!”

  几个小孩,眼神闪烁着同样的澄澈,从陈旧的衣着上可知,他们的生活并不好。

  被几个小孩簇拥其中的桑雅,被他们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她暗下数了下他们手中的玫瑰花,想了想,还真大发善心,把他们手中的一半玫瑰花都买了下来。

  “谢谢小姐姐!”

  “小姐姐真好,人美心善!”

  一群小孩,高兴地收下钱,把玫瑰花塞给她红,闹哄哄地离开了。

  来得快,去得快。

  桑雅拿着捧着手中的玫瑰花,却感觉口袋轻了不少,她往兜里摸了摸,她的手机呢?

  目光放去不远的小孩身上,马上地朝她们追去。

  “你们这群小骗子,别跑!”

  那群还在没有因此停下,越跑越快,一个转弯,桑雅来到分叉口,左右一看,懵了。

  跑得那么快?

  就在她犹豫着要左转还是右转时,被一道从乱石走出来的身影拽住,拖到乱石身后,躲在阴暗处。

  桑雅正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