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桑雅手一顿,有些尴尬,“谢谢,其实吃对我来说,可有可无,你以后不要再去浪费时间排队了。”

  管止琛不介意她话里的深意,依旧情深,“吃虽然可以替换,但喜欢的口味不是哪儿都能找到,就比如这家老字号的甜点花糕,不是其他地方都能做得到那么香而不腻。”

  桑雅把栀子花全部挪到花瓶中,修剪了多余的粗枝细叶,刻意忽略掉他的话。

  管止琛夹了块花糕,“来,趁热尝尝。”

  她淡淡看了眼点心,婉拒了,“我还不饿,先放一会吧!”

  管止琛不好勉强,放下了,把盒子盖上,“好吧,你一会饿了再吃,这次回海城怎么样,去看了你爸吗?”

  “嗯,第一天回去就过去了,你……应该很清楚。”桑雅的话意有所指。

  管止琛沉默了少许,回道,“你不会生气吧,我也是出于对你的安全着想。”

  桑雅摇头,“不会,还要感谢你那些保镖,替我挡下些麻烦。”

  “对了,有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关机了?”管止琛云淡风轻问了句。

  桑雅心里明白,他指的是和司寒枭在一起的那晚,“抱歉,手机没电了,有事吗?”

  “没有,就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不过现在看你平安回来,一切都好。”

  只言片语,确实两人暗地里的周旋,她有她的隐瞒,他有他的试探。

  晨光洒落,落在栀子花嫩白色的花瓣上,炸开的金光,有几许偏进桑雅的侧脸。

  管止琛的眼神愈发温柔,凝视着她的侧脸。

  爱而不得,她的躲避,让他纠结又无奈。

  短暂的沉默,气氛有些窘迫,这个早晨也不知道为何如此,窗外的车马喧嚣似乎很远,远到无法改变尴尬的气氛。

  桑雅起身收拾了那些剪落的短枝碎叶,打破这份静态,回来时,问了句,“你有没有想过,再找一个助理?”

  “没有想过,我有你一个就够了。”

  桑雅,“……”

  为什么,她觉得这次从海城回来后,管止琛对自己的态度变了,以往对她淡淡如水的感情,现如发酵的烈酒,强烈的“酒香”扑鼻而来。

  “你要是觉得工作压力大,就让夏薇帮忙分担些,如果你觉得有必要,也可以招一个帮你分担,你拿主意就好。”

  桑雅的笑容有些僵硬,纳闷,怎么就成了她拿主意?

  “如果遇到合适的,可以考虑。”

  “好,你拿主意。”

  他一句句都围绕她身上说,这种厚重压得她有些透不过去,风轻轻吹过,沾染了点点的栀子花香,扫动她鬓角碎发,遮了眼。

  管止琛探手打算帮她捋开,桑雅率先抬指,轻轻刮过眼角,借故挡住他欲要为之的行为。

  他的手尴尬停留在半空中,眼底的暖光,被消融了些许。

  几步距离的房间内,房门拉开一小条缝隙,客厅两人的互动,焦灼着殷思甜和唐漠的心。

  “哎呀,老大真的是,要主动一点,大胆一点啊!”殷思甜每每看到两人寡淡如水的相处方式,都会腾起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心思。

  “老大这是疼惜丫头,怕太热情把她吓跑,他太绅士了,撩妹天赋值不高。”唐漠头头是道地分析着。

  殷思甜睨着他,取笑道“说得你很像很拿手,你怎么不去教教他?”

  “你以为我没教过,我曾经教老大,每天给丫头写一份亲笔情书加一朵玫瑰,连续送上99天,我就不信她不会感动到落泪。”

  “还有,我让老大要不来点更直接的,说不出口那就和她出去喝酒,装醉吻上了,一切就完事了。”

  殷思甜鄙夷看着他,啧啧摇头,伸出大拇指……

  唐漠沾沾自喜,“嘿,你也觉得很不错吧!”

  哪知道,她大拇指朝下压了压,“烂梗,俗套,不懂情趣,难怪老大看不上眼!”

  另一边,司寒枭也回到帝城。

  书房内,晋野向他报告这几天帝城的动态。

  “枭哥,如你所想,萧书蕙确实下手了,还和江子田串供,打算蒙骗所有人的眼睛。”

  司寒枭把玩着打火机,唇角衔着邪笑,“结果呢?”

  “按照你的意思,借刀杀人,我稍微让人在费江麟的情妇耳边提点了下,这个女人很聪明,给费江麟出了好计谋,让他绑架了江子田的老婆儿女,一下捏住他的软肋,另一方面,秘密躲开萧书蕙的眼线,把他和费千翔,还有江子田和费千翔的毛发血清全部拿去化验,找了十几家机构,铁板钉钉上的事实,让费江麟把所有进程提前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