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清晨,有小鸟在枝头清脆的哼叫着,几缕晨光穿透云层,像扇子般铺开万丈光芒,一切安静祥和,还没被白日的繁闹惊醒。

  天亮了!

  坐在阳台的司寒枭,穿着浴袍,一手夹着烟,靠在椅子上,看着茫茫的天际。

  一夜无眠,坐在这儿一根烟接着一根烟地抽,直到看到天际亮起的一缕曙光,才发现,自己坐了一整晚。

  从桑雅和管止琛挑选对戒新闻爆出那一天,再到桑雅入院,他的心情一直没好过,起起伏伏杂着酸涩和苦闷。

  在人前,他肩负责任,习惯戴着玩世不恭的面具,蒙骗所有人的眼睛,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掩藏得不露痕迹。

  但每每夜深人静,独自一人时,压在心底的悲伤、孤寂、无奈、落寞,极负能量的情绪汹涌冒泡。

  他能欺骗所有人,却无法欺骗自己。

  他爱桑雅,他无法一人独自走下去,现在背负的仇恨,支撑着他一路往前,但之后呢?

  未来的路,他该怎么走?

  他仰起头,刚毅的侧脸轮廓,被漫过来的阳光勾画出一片剪影,他薄唇轻轻逸出的白雾,多了份感伤和怅然,俊脸变得朦胧,多了孤寂的美感。

  “叩叩叩——”

  敲门声突响,晋野走了进来。

  “枭哥,萧雨瑶来了。”

  他眸色一黯,俊脸写满了抗拒,一口回绝,“不见!”

  晋野没有多言,颔首离开。

  又过了一会,晋野再次入内,“枭哥,萧雨瑶说今天见不到你,她不会离开。”

  这次,司寒枭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冷冷道“我说过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

  “明白!”

  反反复复的开门、关门声,萧雨瑶的缠人功夫,令晋野倍感无奈,他已经不下第五次走进来,“枭哥,萧雨瑶说必须要见到你,不然,就算你把她赶走,她一直会在门口等,等到你出现为止。”

  这个萧雨瑶,是铁了心要找他?

  难道还想故技重施?

  司寒枭往烟灰缸抖了抖长烟,猩红的烟头抖下一串灰白色的烟灰,宛如伤心的眼泪。

  他沉思了一会儿,应下了,“就让她等着。”

  “是!”

  客厅内,萧雨瑶优雅地坐在沙发上,交叠着双腿。

  今天她的衣着大方得体,白色蕾丝镶边的衬衫搭配一条深灰色长裙,小短靴包裹着她精致的脚踝,外搭一件枣红色的披肩。

  看起来婉约淑女,少了往常的媚气,连妆容,都素雅了不少。

  她拿着小银勺,轻轻搅拌着醇香的咖啡,耐心的等着司寒枭。

  一个小时候,她端起第三杯咖啡,楼梯这时响起了脚步声。

  她回头一看,来人正是司寒枭。

  此时的司寒枭,已经换下一身浴袍,穿着衬衫休闲裤。

  纯白色的衬衫,包裹着他矫健的身躯,隐约可见微微隆起的肌理轮廓,充满了性感和野性,肆意敞开的领口,露出小许健康的麦色肌肤,长袖被他随意卷起一些,看起来不羁毫无约束,痞气中带着几分邪魅,和他形象完美贴合。

  他宛如行走的荷尔蒙,每一个部位,每一个动作,都散发着无穷的魅力。萧雨瑶看着他朝自己走来,每一步都仿佛踏在她的心坎上,心动不已。

  她眼底撒了把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毫不掩藏自己对他的好感和心思。

  晋野将一瓶醒好的红酒放在司寒枭面前。

  司寒枭为自己倒了杯红酒,一手随意地横放在沙发背上,翘着二郎腿,邪肆挑唇,“萧小姐,听说,你有重要的事情要找我谈?”

  “我想和你做个交易。”她也不拐弯抹角,直奔主题,更没有像以往那样表现各种妩媚之姿。

  “交易?”司寒枭邪眉一挑,细细品读这两个字。

  她有什么筹码,可以和自己达成共识,谈得上交易?

  “难道这次萧小姐,是有备而来?”

  “司先生,你先别急,先听我说一番话。”她早已做好周全准备。

  司寒枭抿了口红酒,轻轻摇动着红酒杯,等到她后话。

  “你应该收到消息,大伯把千翔关在老宅戒毒,人却从老宅跑了的消息吧?”萧雨瑶问道。

  “听说了。”

  她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