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索玛酒吧

  震耳欲聋的dj舞曲充斥的慢摇厅内,一群男女在狂魔乱舞,七彩如琉璃盏的射灯,横扫着整个昏暗的空间,空气中的酒味混杂了浓郁的香水味儿,散发出一股靡靡气息。

  “没钱就滚!”卡座上,费千翔被人一手推开

  粗鲁的壮汉,穿着长t工装裤,脖子挂了条白金链,他一手搂住女人,不屑地盯着费千翔。

  费千翔这两天可以用“颠沛流离”来形容,身上的现金用光了,卡被冻结用不了,没钱了,du瘾发作,只能来这求人,先赊账给他买药丸。

  费千翔厚着脸皮走上前,因为毒瘾发作,整个人看起来苍白无神,不断地吸着鼻子,眼泪也湿润了眼眶。

  他抖着手抓住壮汉,“我只是一时没钱,你再卖我一次,先记账,过两天,我一次性给你结清,可以吗?”

  他浑身如被蚂蚁啃咬,痛苦地抓挠着手臂。

  仅仅几日时间,他浑身的豪门公子气质全然消失,身上的衬衫起了皱着,有些脏,胡子已有数日没刮,看起来颓废不已。

  壮汉瞧他这一身狼狈,破口大骂,“你这话,前两次已经说过了,我这儿又不是开善堂,老子还要一次次给你垫付,你算老几?”

  毒性的愈发渗入,费千翔难以承受,没了尊严地直接跪下,爬过去抱住他的大腿,乞求道“东哥,求求你了,我……我很难受,一次,就一次,我外公是萧崇佐,崇光集团就是我外公的,我会欠你那点钱吗?”

  壮汉不搭理他,一脚把他踹开,“滚!”

  费千翔喋喋不休,又爬回去,“要不这样,你算我利息,多少你说了算,我回家拿钱,第一时间给你送来。”

  他浑身趋于发癫状,鼻涕眼泪横流。

  对于他的症状,旁人冷眼旁观,仿佛见怪不怪。

  壮汉吃着美女送上来的水果,盯着他看了许久,忽而勾起不好怀意的笑。

  他微微弯腰,对上费千翔青白、瘦削的脸,阴阴地笑着,“没钱呢,一切免谈,我这儿明码实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前两天看你之前出手大方,我才免为其难给你赊账,但事不过三!”

  费千翔虽然不懂他要说什么,但还是重重一点头,“对,东哥你说什么都对。”

  “这样吧,”他把脚一蹬,脏兮兮的皮鞋踩在茶几上,“你帮我把鞋面舔干净,我考虑考虑,要不要给你赊账?”

  费千翔看着他那鞋面,铺满了泥尘,脏得结了一块块污渍,他咽了咽口水。

  犹豫着,这是最后的底线,尊严、颜面的底线,但是……

  他真的很难受。

  见他一动不动,壮汉脸上的笑意全收,恢复暴躁,“他妈的不愿意就滚?老子可没逼你。”

  他欲要收起来的脚,被费千翔一手抓住,阔出去地说道“不不,我愿意,我愿意。”

  说着,他爬了过去,低下头,伸出舌头,还真给他舔鞋,那卑微的模样,和狗舔泥没两样。

  周围人哄堂大笑,一个个眼神不好怀意地互相交流着,有人调侃道“东哥,你也是牛啊,让大少爷给你舔鞋。”

  “东哥威武,什么时候也让我们享受享受这种待遇?”

  坐在那儿的壮汉,一脸神气,拍拍费千翔的脸色,奸佞说道“不就条狗嘛?你们谁要来试试,坐过这边!”

  好几个人跃跃欲试,还真坐在了旁边。

  费千翔一忍再忍,被他舔得水光四溢的鞋面,比刚才灰尘满面的模样好多了,他马上拉起袖子,给他擦拭干净,鞋面锃亮如新。

  他笑得像哈巴狗一般,抬头看向壮汉,“东哥,舔,舔干净了!”

  壮汉扬了扬眉,一手勾住旁边坐下的男人,对费千翔说道“我兄弟也想擦鞋,你也给他擦擦!”

  费千翔顺着他的目光,朝那人看去,看他那双又脏又黑的布鞋,这,怎么可能擦干净。

  他委婉拒绝,“东哥,你刚才答应了我,只要给你把鞋面擦干净,就给我丸子,当时并没有说过还要帮其他人擦啊!”

  壮汉佯装惊讶,一副翻脸不认账的样子,“我什么时候说了?”

  他看向同伴,“兄弟们,你们刚才听见了吗?”

  “没有啊!”

  “东哥什么时候说了?”

  一个个纷纷附和。

  费千翔感觉自己被耍了,他恼羞成怒,生气地看着壮汉,“你,你说话不算数?”

  壮汉哈哈大笑,“傻子,老子这是逗你玩的,要是谁都能舔鞋抵债,老子可不是要做亏本生意,哈哈哈!”

  周围的人,也跟着大笑起来。

  刺耳的讥笑声,形成3d立体环绕式刺激着他的耳膜,他看着一张张恶心如小丑的嘴脸,更加羞怒。

  目光停留在一人手里的包上,他知道,药丸就在那里面。

  费千翔眼睛闪过一抹猩红,全身沸腾急躁的毒性因子,驱使他愤怒地冲了过去,试图抢夺背包。

  因为他的行为突发性,那个人被他推倒在沙发上,和他推搡拉扯着。

 &em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