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晨早,萧崇佐和萧书蕙难得一起安静的吃个早餐。

  刚练完太极的萧崇佐一身白袍,双鬓添了白霜,苍苍白发掩不住衰老的痕迹,平常看起来和蔼温善的他,因为一件梗在心头的琐事,脸色不悦。

  他慢条斯理地喝着粥,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女儿,直入主题,“书蕙,你最近是不是给司寒枭介绍对象?”

  萧书蕙拿着汤勺的手微微一抖,粥溅了出来,她感受到父亲犀利的目光,知道自己是瞒不住了,坦白承认,“是。”

  “哐当”一声,萧崇佐生气地甩下碗勺,对她质问道“为什么?”

  “爸,强扭的瓜不甜。”萧书蕙理直气壮反驳。

  “你懂什么?”萧崇佐从前两次的对话,就知道女儿心思不纯,没想到她越来越过分。

  “我知道你有意要撮合司寒枭和雨瑶,但你难道看不出来,他对雨瑶根本不感兴趣吗?他平常只是忌讳你,才勉强迎合你,”她担忧道,“还有,外面传言雨瑶得了艾滋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胡说八道,外面风言风语,你没有脑子分清是非黑白吗?”萧崇佐冷着脸,凝着她的锐眸,滚动着怒光。

  “就算雨瑶没有艾滋病,是外界乱说的,那司寒枭对她没半点心思也是事实,你可不能强人所难。”她慢条斯理说着,表面上是阐述事实,其实私心作祟。

  “司寒枭的事情,用不着你多管闲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心,司寒枭是一条有野心的龙,你以为只要一直喂钱,就能捆住他吗?没有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他迟早都会飞走!”

  萧崇佐把一切看得太透彻,每个字眼卡在血淋淋的事实上。

  萧书蕙不敢哼声,但心里不服气,她宁愿这条龙飞走了,也不想让二房占了便宜。

  “我听说千翔最近经常不去公司,是怎么回事?”萧崇佐眸色渐冷,忽然想起管家的汇报,对她质问。

  “这个……”萧书蕙心虚,最近儿子的德行她一清二楚,但一直努力给他隐瞒。

  萧崇佐瞧她支支吾吾没说出一句话,脸色更沉了,刚想训教,就看到费千翔从门口走进来。

  萧崇佐把目光锁在他的脸上,不仅缺了精神气,脸色憔悴,脸颊还挂了淤青和一道道清浅的刮伤。

  精神颓靡的费千翔,本打算直接上二楼,被萧崇佐一口喊住了,“千翔,你过来!”

  萧书蕙的位置是背对客厅门,所以她没有看到费千翔回来了,听到父亲怒声一喝,她转头一看,看到儿子那幅鬼样子,暗叹不妙。

  费千翔不敢抬头,兢兢战战地走进饭厅,来到萧崇佐的跟前,喊了句,“外公。”

  “脸怎么了?”萧崇佐打量着他那张脸,沉声问,“你去做什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我……我不小心磕到了。”费千翔眼神飘忽,心虚地不敢看他。

  “磕到?你这是磕到哪儿?一块青一块肿?”萧崇佐对他的话,完全不信。

  “这,这是……”

  萧书蕙在一旁看着干焦急,一时间又想不到妥善的理由,给儿子说情。

  这时,饭厅又走进一个人,正是神清气爽却浑身痞气的费千明,他嬉皮笑脸地来到费千翔跟前,笑呵呵问道“大哥,借你的车用用。”

  费千翔眼底一紧,“你的车呢?”

  “我的车昨天借给朋友,被他撞坏了拿去维修,我赶着出去呢,先把你的借给我吧!”费千明说着,向他伸出手,索要车匙。

  费千翔一口拒绝,“不借!”

  费千明眉头一挑,“大哥,你别那么小气,我会好好爱惜你的车,不会蹭坏刮花,而且我只是去朋友家一趟,回来就还给你。”

  “没有。”他眉心紧锁,心里有难言之隐。

  “为什么?”费千明一脸疑惑。

  萧崇佐和萧书蕙听此,也狐疑地盯着他。

  费千明故意恍悟,盯着他的脸,“呀,大哥,你怎么了,脸怎么受伤了,这出了什么事情,我陪你去趟医院吧?”

  “不用!”费千翔说着,转身就想离开,借机回避外公的质问。

  “站住!”萧崇佐生气地冲着他背影一吼,“费千翔,你老实告诉我,昨天晚上去干嘛了?为什么一大早才回来,脸上还挂了彩?”

  费千明安静站在旁边,眼神一直往萧崇佐和费千翔身上瞟,眉眼划过几分得意,翘起的唇梢,还藏了幸灾乐祸。

  “外公,我…b5c784ef…”

  “需要我亲自让人去调查?”他一而再地吞吞吐吐,让萧崇佐更怀疑他心里有鬼。

  “我……我昨晚和人赛车,不小心出了事故,车毁了。”他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