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奶音的大哭,令桑雅掀掉冰巾,睁开眼睛,只见一个妇女焦急跑过来,马上把孩子抱起来,原本想和司寒枭争执一番,但被司寒枭阴暗的眼神吓退了,急急忙忙离开。

  桑雅汗颜,忍不住吐槽,“你有必要吗?连小孩都不放过?”

  司寒枭傲娇挑眉,“我乐意,我高兴。”

  随后,两人陆陆续续泡了好几个池,在他们周围仿佛罩上了一个安全圈,但凡他们所在的温泉池,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的出现,这归功于司寒枭的“眼神杀”。

  两人独处的时光懒洋洋地走着,直到被晋野的来电打破。

  “枭哥,公司临时有紧急会议,费千翔让你必须回来一趟。”

  “这么急?”

  旁边的桑雅,隐约听到对头晋野的话,朝他看了眼。

  “嗯,董事长也会参加。”

  “知道了。”

  司寒枭挂了电话,对桑雅说道“我临时得赶回去,晚上……”

  “我一个人没问题,你走吧!”她说得干脆利落,不带一丝感情。

  司寒枭离开了,小洋楼只留下了桑雅一人,白天的好天气,突然到了夜晚毫无预兆的下起了大雨。

  桑雅坐在床前看书,耳听窗外淅沥淅沥的雨声,由缓转急,由小转大

  突然,一声重物掉落地上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响起。

  她清晰听到声源,是从楼下厨房响起的。

  今晚小洋楼内只有她一人,电灯也在此刻“滋啦”一响,灭了。

  一瞬之差,眼前陷入一片黑暗,周围仿佛都安静了下来,只有窗外的雨声,如无数鬼手,不安地敲砸着窗门。

  怎么停电了?

  桑雅想了想,翻出手电,往楼下走去。

  漆黑的一楼,偶有闪电刺入,闪烁几下,打亮了整个空间,伴随的凄凄寒风,震响的雷鸣,令寂静的客厅,生了几分阴森寒气,腾起一种拍鬼片现场的既视感。

  但桑雅从不相信荒谬的鬼怪邪说,她担心的是有不明身份的人闯进洋房。

  她打着手电,警惕地看着周围,手电照亮了她所经过的每一处,地上湿漉漉的脚印,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顿步低头,仔细瞧了起来,一深一浅的脚印,看起来鞋码很大,她能肯定,那是男人脚印。

  她握紧了手电,不安地看着四周,脚印消失在客厅的角落,找不到任何痕迹。

  忽然,厨房有响动,她马上走进去查看,窗户被风打开,窗前的盆栽掉在地上,刚才的响动声源于此。

  思绪发现的同时,她感受到身后有一股强烈的外侵气息,她没有动,屏息凝神地等待着,手顺势拿起橱柜上的木擀,心里默数,准备转身就是致命一击。

  近了、更近了!

  闪电响彻的同时,墙上映出忽明忽暗的投影,桑雅当机立断,回头同时举起手中的木擀,往对方狠力砸去。

  没有想象中的激烈对抗,桑雅砸中了对方的额头,便被对方拉进沾染了寒凉的怀抱。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同时响起的磁嗓,令她放下了警惕,“是我!”

  是司寒枭回来了?

  桑雅把他推开,闪电刚好划亮空间,看到他额前被打伤,心生愧疚。

  “你不是回去了吗?”

  “又赶回来了。”

  天知道,他开完会后,不顾风雨,风驰电制地往回赶,回想给她一个惊喜,哪知道成了惊吓,不过挨了一棍子,换来一个拥抱,让他甘之若饴。

  “回来怎么不声不响的,伤得怎么样?”

  她拿起手电,有些担心地照亮他的额头,光盈盈的额头有一丝血色从伤口涌出,但他的眉眼,却带着欣慰的邪笑,又趁机往她靠近些,“没事,就破了个小洞。”

  桑雅看着他的笑,心里压抑得很,愧疚心里的驱使下,让她好心催促他回客厅坐下,她翻找医药箱给他处理伤口。

  等桑雅从杂物房找出医药箱,发现客厅的茶几上,点了几根又大又粗的红色心形蜡烛,漆黑的客厅,被烛光映亮,司寒枭那张俊脸,被光影摇曳的有些虚幻。

  他坐在烛光之前,冲着她微笑,飞扬的眉角带着专属的痞气,光点缀落他上扬的唇梢,又邪又魅。

  真是男人中的狐狸精!

  桑雅忽视掉他的笑脸,走过去给他处理伤口,但无论她力度或轻或重,他都毫无感觉,好像没有痛觉神经。

  “我刚才以为有小偷闯进来了,所以才下手那么重,你这伤口,明天还是要去医院看看,免得砸坏脑子,我可赔不起。”

  “下那么大的雨,你一个人在这我不放心,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桑雅对他的热情,总是惯以冷漠的态度,冷冷拒绝,“我不喜欢惊喜。”

  她把药用工具一一收拾放好,拿起药用箱想着物归原处时,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