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场来势汹汹的大雨,驱赶了泥潭上的热闹,一群人匆匆跑到学校简陋的屋檐下躲雨。

  跑到屋檐下的桑雅,不免遭了雨水的殃。

  她赶紧脱下帽子,开始整理湿漉漉的头发和被打湿的衣服,一片儿的水珠源源不断滚落,桑雅不断擦拭着。

  管止琛拿出纸巾,靠过去,把她小脸上的水渍一一拭去。

  “这儿湿气重,你又淋了雨,要注意赶紧擦干,不能感冒了。”管止琛细心地给她把紧贴小脸的碎发别到耳际,又开始给她掸袖子的水。

  被他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反而让桑雅不好意思了。

  “没事,只是刚刚被雨淋到了而已。”惹了一身潮气的桑雅,忙着整理紧贴身上的衣服,看了眼阴沉沉的天,“这天气也是奇怪,刚才还大晴天,怎么说变就变?”

  “西丰山盆地西北高东南低,大量水气受阻,很容易形成地形雨,加上这儿是南方,气候温暖湿润,内部蒸发的水汽无法散去,很容易会在盆地内部形成降雨。”

  司寒枭跟在他们后面也跑到学校避雨,听着他的分析,笑意加深,“管总对这儿下足了功夫。”

  管止琛寒凉的目光坦然和他对视,“既然来考察,自然得下功夫。”

  桑雅没有深究他们的对话,放眼看向外面的淅沥大雨,雨点朵朵砸落泥潭,炸开的雨花热闹地在泥潭中冒着泡,再远点的山坡密林,因为隔了雨雾,深深浅浅的绿色线条,也被渲染晕开。

  凉凉的风扑面而来,一股寒凉透过被濡湿的衣衫,钻进肌肤毛孔,“阿嚏——”桑雅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吸了吸鼻子。

  她摩挲着手臂,一股寒意钻进心里。管止琛毫不犹豫把外套抖了抖,披在她身上,温凉的嗓音拂入桑雅的耳廓,“别着凉了。”

  微凉带有温度的外套,带着一抹男子气息,侵染了她的呼吸,桑雅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拢紧外套,“谢谢!”

  司寒枭沉默地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不动声色地看着外头的雨。

  雨势仿佛没完没了地一直下,如咆哮愤怒的水龙,不断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左耳是外面源源不断的雨声,右耳是旁边两人的温情对话——

  “你把外套给我了,你不冷吗?”

  “没关系,你穿着,后面还有两天的行程,你病了怎么办,我可不能没了你的帮忙。”

  “好吧,你要是冷告诉我,我把外套还给你。”

  ……

  渐渐的,他们的对话完胜外面的雨声,司寒枭阴暗的眸色一沉,邪肆的唇勾起自嘲的弧度,笑了笑,往雨幕中走去。

  小泥猴见此,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哥哥,你不等停雨再回去吗?”

  听着童稚的喊声,桑雅顺势看去,司寒枭我行我素地走在大雨中,被大雨拍打的伟岸,如屹立不倒的松树,带着狂妄清傲,还有一许难以诠释的孤寂。

  他就那样孤独地走在雨幕中,越行越远,仿佛前往无人理解的彼岸……

  夜里,被一场大雨洗刷过的小村庄,干净清凉,连空气都沾染了鲜草清新的味道。

  月夜下,繁星闪烁,农村的作息早,这才晚上十点不到,当地人早早进入梦乡,周围安静得只有窸窸窣窣的虫鸣鸟叫声。

  萧雨瑶洗了个澡,特地换上一身性感深v真丝睡衣,经过一下午的冰敷和药膏的作用下,她扭伤的脚转好许多。

  终于有了心思去“干大事”。

  她拿起香水往自己身上、脖颈喷了下,穿了件厚外套,故意香肩半漏,确定造型“完美”后,悄悄推开门。

  山里的月光特别亮,扫落的月华为这个空间添了几分朦胧美,她看着隔壁房间还亮着灯,快步走了过去。

  “叩叩叩——”

  “谁?”里面响起司寒枭的声音。

  “是我,雨瑶,能开一下门吗?”萧雨瑶斜靠在门边,一手支着脑袋,一手叉着腰,故意凹凸姿势,只为了博取他第一眼的惊艳。

  “那么晚了,有事?”房间内响起脚步声,司寒枭边说着,打开了门。

  入眼看到穿着性感,水眸不断放电的萧雨瑶,司寒枭秒懂她这一波操作。

  眼底划过深意,他邪肆地靠在门的另一边,双手环胸,揶揄开口,“萧小姐,就算你兴致再高,也得看天气穿衣服。”

  萧雨瑶不以为然,素手攀上他的胸膛,带来一缕幽香,“如果怕我着凉,不如让我进你房间坐坐?”

  她的意图明显,司寒枭对她向来兴致缺缺,把她垂落的外套拉上,潋去香肩的雪白,委婉道“萧小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怕传出去了,会影响你的声誉,有什么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