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对象,是她自己说男人立家收心的,我看你现在和司先生学习成效不错,也该成家了。”

  萧雨瑶伶牙俐齿地把风向转移到费千翔身上。

  “我还小,现在当务之急是向司先生学习更多商场的生意经,不然就如外公所言,你们二房这样,如果大房再不长点出息,以后萧家,可要拱手外人喽!”

  司寒枭聪明地“隔山观火”,对他们的互怼讽刺无动于衷,一直保持微笑,旁听。

  这时,没心没肺地萧迦朗来了,领口的酒红色蝴蝶结,把他整体形象托出一份妖气,风流倜傥的萧家公子哥,在圈中出了名的典型玩乐型“富二代”。

  “姐,千翔,你们在聊什么,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开心?

  司寒枭目光往旁侧的两人打了一圈,在外看来,他们一直谈话面带笑容,确实很开心的样子。

  萧雨瑶目光紧扣着弟弟的红领结,皱了皱眉,“这种场合,你怎么不注意点,打扮得这么花俏娘气!”

  萧迦朗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枣红色条纹西装,得意地理了理领结,“姐,这叫时尚,你可别说了我,刚才管止琛带了个很漂亮的美女来,和你平分秋色,今晚的晚宴,你可遇到对手了哦。”

  萧迦朗说话间,提到“美女”的字眼时,两眼放光,增添了说服力。

  萧雨瑶一脸不屑,“以你的眼光,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入法眼,你的话可信不过。”

  “管止琛来了?人呢?”是人对美女都有好奇心,费千翔张望了一周,并没有找到管止琛的身影。

  司寒枭波澜不惊地站在那儿,不由想到了前阵子的新闻报道,和管止琛同游的金发女人?

  “他和蒋老先生去密探了,不知道谈什么,有可能是想合作琼州西丰山的开发项目吧!”

  “西丰山?”费千翔看向司寒枭,好奇道“枭哥在那边不是也买了个山头,如果那边要开发,你买的那个山头可是重要地段之一。”

  “那是要开发什么?”

  “生态旅游吗?”

  “那荒郊看起来不像啊!”

  两人在那儿不解地议论着,萧雨瑶插了句,“以司先生独到的眼光,那块地肯定是潜力股吧,司先生不妨为我们解答一下,好让我们有个投资的风向?”

  司寒枭一脸高深莫测,晃悠的酒色掩映着深眸,遮挡了里面的色彩,卖了个关子,“很快你们就知道了。”

  好吧,当事人不愿意公开,那他们也不可能再自讨无趣。

  萧迦朗把话题重新落在管止琛身上,对他的女伴兴趣满满,“既然司先生不愿开金口,不如我们还是说说管止琛吧,他身边从不带女人,网上新闻也澄清,这个女人可不是国外那个金发美女,我刚看了,茶色长发,很漂亮,还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摩挲着下巴冥思,脑海里的印象很模糊,想不到是谁。

  “以你这德行,但凡是个女人都说有印象。”萧雨瑶挤兑着他,经过弟弟的一再强调,心里渐渐产生了好奇,能和自己平分秋色的女人,会是什么模样?

  费千翔对此反应平平,“管止琛是个正常男人,也许是突然开窍了呢!”

  “很有可能哦,那个美女的姿色,绝对有让男人趋之若鹜的资本,就不知道,这个机会会不会有幸落在我手里……”

  萧迦朗遐想翩翩。

  好歹是同性,萧雨瑶老听着身边的男人提及别的女人心里不舒服,故意打趣道“千翔今晚打算贡献多少给基金会?听说你最近公益方面功夫做得很足,也是受司先生的影响吧?”

  “看来小姨很留意我的动向嘛!”

  “大家都是一家人,谈不上留意,不过……”

  萧雨瑶的话还没说完,旁侧传来一阵议论声,成功把他们这方块的目光尽数吸引。

  只见不远处从走廊,管止琛挽着一个女人款款进入大家的视线。

  一身烟灰色西装的管止琛,惯性地诠释着儒雅淡薄的清冷性子,他藏青色的领带和旁侧女伴的星空礼服相得益彰,仿佛经过精心搭配。

  桑雅绾着慵懒的发髻,鬓角垂落的几缕卷发,别致地修饰着她的完美脸型,略施粉黛的娇颜如花般绽放。

  胸前的珠片点缀着她性感的锁骨,精裁细致的礼服贴合她的妖娆身,裙摆的碎钻缝合,随着她的莲步摇动。

  她如夜色怒放的一朵黑玫瑰,让人一眼惊艳,过目不忘,高冷美丽却又淡漠疏离,和管止琛走在一起,无论是气场还是相貌,都如天造地设的一对。

  “她她她,就是她,美女哇!”萧迦朗激动地说着,费千翔和司寒枭早已看到走出来的两人。

  当司寒枭看到桑雅那一刻,心仿佛停止了跳动,唇梢的笑意结成冷霜。

  那双幽深的鹰眸充满震惊,桑雅,那是桑雅!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