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现在了无牵挂,孑然一身,不应该自由无拘束了吗?

  但嘴角勾起来的弧度,令她苦涩心凉,就如一只孤独的小丑,哪怕内心很伤感,却还要在表演的舞台上苦笑,狼狈而难堪。

  想想回国时的雄心抱负,为了找出父亲死因,让姑姑一家受到惩罚,让母亲为当年抛下自己而后悔,她果真做到了,但换来的是父母不是亲生父母,她不是桑雅,那她是谁?

  一个不存在的人吗?

  你太失败了!

  她看着窗外的雨,突然多了丝憧憬走下车。

  凉凉的风迎面而来,带着湿漉漉的雨水味儿,雨势之大,很快就打湿了她的衣衫。

  她穿着一条淡色长裙,此时服帖勾勒着她的姣好身段,但娇小的身影,似乎在风雨中摇摇欲坠,莫大的黑影几乎把她吞并。

  眼前的视线被雨水模糊了,走在雨幕中的她,因为雨水涩了眼睛,不自觉地红了。

  她牵强地勾着嘴角,她不能哭,不能痛,一切都结束了,她应该挣脱掉最后的束缚。

  雨还在飘,风还在打,她麻木地如被抽空的灵魂,在风雨中无助伫立,停留,路在何方,她该往哪儿走……

  她不知道。

  不知在雨幕中走了多久站了多久,忽然,雨似乎停了,少了打在脸上的疼痛,周围多了一抹清冷的气息。

  她幽幽转眸,对上那双冷漠、平静的眼眸,目光相触那一刻,桑雅眸潭一震,崩出惊讶、滞愣。

  是他!

  为什么,为什么七年前,七年后依然是他?

  桑雅扑进男人的怀里,用力把他抱紧,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总是你!”

  她靠在温暖的胸膛上,他的心跳是那么有力,强烈,犹如在她心间燃起了一团火,来温暖她的一团火。

  隐忍的眼泪再也不受控地决堤,她撑得好累好累,这一刻,只想肆无顾忌地大哭一场,把所有的委屈、酸涩,统统发泄出来。

  男人眉头微微轻皱,把她搂得更紧。

  他颀长的伟岸,成了最坚实的安全港湾,他大手落在她的发间,平凉的眸底拨动丝丝酸、疼,低沉的嗓音虽然很轻,但给桑雅的感觉很温暖,“跟我走吧!”

  桑雅狠狠点头,心房对他缴枪投降!

  男人为她撑着伞,不让雨水砸到她丝毫。

  风再大,雨再烈,都有他护着她。

  ……

  绵绵阴雨持续了一周,这一周海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各大势力、风向也跟着改变。

  随着桑丽琬杀害苏晋安一案的审讯进展,她将面临至少20年的有期徒刑;桑氏企业在各方面债务逼迫下,无奈申请破产,面临资产清查,拍卖抵债。

  但有些人,似乎走了,就真的走了。

  就如桑雅,从那晚后再也没有出现,雅图和顾氏的合作搁置,顾席城到处找桑雅,都以失败告终。

  随着桑雅的消失,连小尾巴殷思甜也找不到了,远洋名筑里,属于桑雅和殷思甜的私人物品全部不见。

  没有人知道桑雅去了哪儿,封奈不知道,关墨也不知道。

  地球一直在转,时间一直在走,很多事情仿佛都在正轨上进行着,但又像在改变着,也许,不是事物在变,而是人心的变化。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