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言又止地离开。

  走到门口时,他看了眼桑雅冷漠的背影,悠悠扬扬地叹了口气,现在能怎么办,要怪就怪自己,为什么当时那么蠢,看不透一切。

  房门一开一合,重新关上。

  房内再次安静,桑雅靠在沙发上,看着外面平静的海面,这一切看似结束,只是暂时的歇止,后续如何,还让她积极面对。

  “呲呲——”

  手机进了短息,她打开,是司寒枭发来的,“直升机在甲板等你。”

  “哈哈,哈哈哈”

  桑雅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眸底攒动着惊慌,她循声看向门口,尖细的笑声把她惊醒,疑惑地推门寻着笑声走出去。

  这里是司寒枭的卧室,可门外并不是她所熟悉的走廊,印入眼帘的居然是灵堂,黑绸挂顶,堆簇成团的白菊前,是父亲的黑白遗照。

  她骤然朝笑声源头看去,是披麻戴孝的桑丽琬,正站在那儿和姑父苏晋安谈笑聊天,桑柔也掺和在其中,他们的脸上没有一许悲伤,反而洋溢着胜利的笑容。

  脚步声从后响起,母亲和居卫东走了进来,母亲居然穿着白色婚纱,手里拿着一束耀眼的红玫瑰,来到父亲遗照前把玫瑰放下,鞠躬。

  但他们的脸色没有一丝对死者的内疚和伤痛,更多是耀武扬威,特别是他们亲密相拥,脸上挂着的得意的笑容。

  这些都桑雅而言,都是讽刺、难堪,愤怒……

  她冲上前,可谁知她扑了个空,从他们的身上穿过,她无力地站在那儿,看着他们对父亲遗照的嘲笑,叫嚣……

  “不!”

  桑雅呐喊,精神激愤紧绷,头部一阵剧痛,再睁开眼睛时,司寒枭那张俊逸邪肆的脸出现在眼前。

  “醒了?”他唇梢衔着的痞笑,令她回归现实。

  她恍惚了一下,刚才看到的,原来都是梦!

  桑雅退开他的怀抱,舒展了一下四肢后,淡声道,“你怎么回来了,游轮宴不是三天两夜吗?”

  游轮宴原设定是三天两夜的豪华游,如果没有发生昨晚的插曲,桑雅现在估计也正在和某个富商攀谈,制造商业良机。

  可惜,母亲的到来,打乱了她一切计划。

  “你都不在,我留下有什么意思?”

  桑雅媚眸打转,对上他那张俊脸,光影交错下,他的俊脸看起来多了些梦幻光感,“当然有,你要留下来,监听他们说我什么坏话。”

  司寒枭鹰眸转向她,执起她一缕长发,漫不经心道“你现在可出名了,谁敢说你坏话。”

  “嗯?”桑雅有些不解,他这……话里带话?

  “你现在浑身都扣上阴险,毒辣,蛇蝎心肠种种令人恐惧的代名词,谁还敢朝你抹黑?”

  他的话,揶揄成为更多与鄙视。

  桑雅可听出来了,“呵呵,这样我就安全了。”

  “不过,可哭了顾席城那小子,昨晚他肠子悔青,抓着我们喝酒,说了一晚上的后悔,把梦寐以求的女神推出去,不然现在都是自己老婆了。”

  司寒枭啧声,“太可怜了。”

  “他不过是喜欢我这副皮囊罢了。”桑雅嗤之以鼻,瞥眼看向他,看他悠哉悠哉的模样,故意问一句,“怎么样,昨晚的戏精彩吗?”

  司寒枭邪肆靠在那儿,玩捏着她的卷发,轻哼一声,轻松评足,“还不错!如果让他们知道,他们口中蛇蝎心肠,顾席城爱而不得的女人,如今被我抱在怀里,他们会作何反应呢?”

  他傲娇的神情,让桑雅想踹他一脚。

  “对了,你现在身份曝光,媒体肯定抓住这点大肆编造狂言,你得注意点。”

  桑雅无所谓,“随他们去编,我不在乎。”

  “恐怕顾氏那边会有顾忌,你们的合作……”

  桑雅扯动了一笑嘴角,“顾忌什么?顾忌我会坑了顾氏吗?我的目标一向清晰,就是桑氏和桑丽琬,我要让桑氏陪我爸一起去,就算我不出手,就这么钓着桑氏,早晚会破产。”

  “需要我帮你吗?”

  “不用,这是我自己的家事。”桑雅起身,想往浴室走去。

  被他一把拽住,拉回床上,温热的长指,轻抚着她的脸庞。

  她昨晚被打的右脸,如今已经消肿,但隐约还能看到淡淡的红印,他搂紧她,吮吸着她的馨香,“陪我躺会儿。”

  桑雅拉住他的手,拒绝,“我还有事。”

  “什么事?”

  “我要去看看我爸。”那个梦,让她印象深刻。

  “我陪你?”

  “别,怕是今天会遇到熟人。”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