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路上,沿路灯影连成线状,不断后退,靠在那儿的桑雅坐得不舒服。

  司寒枭看到她一脸难受,把她又往怀里拉,可又是一股子的女人香水味,令桑雅非常反感,下意识把他推开,“你身上都是那些女人的香水味。”

  司寒枭眉头一蹙,把外套和衬衫直接脱掉,衣服被他捆成一团扔到一边。

  赤裸着的上半身,在车灯的照耀下,健硕的肌理泛着性感的光泽,他强势把她扣在怀里,摁住不让她推开,“现在没味了吧!”

  干干净净的清冽气息,完全属于他个人的,赤着的肌肤,和她小脸相贴,温感增强,那绷紧的肌理,令她得到了熟悉的安全感。

  但她恨!

  心里憋着无缘无故的气,不悦地张开小嘴,那森森白牙如獠牙扣在他的肩膀,狠狠咬着,一阵发泄后,她才心满意足地蜕变成温顺小猫咪,靠在他怀里,声音浅浅软软,“我难受!”

  哪怕刚才在厕所已经把肚子里能吐的东西全部吐出来,但身体里的酒精,就像渗入了筋骨和神经,不断侵袭着她的脑袋和五脏六腑。

  喝酒一点都不好!

  司寒枭对肩上咬出来的两排牙印不管不顾,一整天的闷气在这一刻也烟消云散了,满足地搂着她,在她额头亲了一下,“我知道,一会就好。”

  两人的转变,从一开始的锋芒相抗到现在的冰释前嫌。

  旁观的晋野看得最清楚,他余光晃过后视镜,看着后座相拥的男女,这一幕说不出的和谐温馨,虽然画面很美,但是……

  他眉宇染了凝重又无奈,枭哥怎么舍得放下她去帝城?

  车影无声,这个寂寞的夜里,渐渐有了温暖的慰藉。

  回到白鹭园,在司寒枭的帮助,桑雅泡了个热水澡便躺下了。但脑袋还是昏昏涨涨地,沾床就睡。

  依稀间,身后传来脚步声,但沉重的眼皮,令她懒得睁开。

  司寒枭也洗了个澡,褪去会所里面的烟酒味,身上散发的是和她身上香味一致的沐浴香。

  他手里端着解酒茶,来到床边坐下,把她抱起来,“喝碗解酒茶。”

  桑雅无力地靠在他怀里,安静地喝着温度适宜的解酒茶,暖气包裹一身,精神也跟着来了。

  但今晚水太多入腹,饱饱涨涨的,喝到一半,她摇头,“不喝了。”

  她这才正眼朝他看去,难46555012怪他身上的香味那么舒服,原来是刚洗了澡,碎发末梢还沾着几点水珠,半搭在眼角,让那张干净的俊脸,看起来更加俊朗邪魅。

  司寒枭把剩余的茶喝完,让她先躺一下,他把头发吹干。

  桑雅像只无骨小动物,懒洋洋地趴在床边,看着他吹头发,“沙沙”地吹风机声音有节奏地响动,碎发在他大手的散动下,在光影交错的空气间,洒下斑驳的晶莹水光。

  回想昨晚,两人不动声色的行为,算是吵架吗?

  他们虽然和好了,但那点芥蒂,始终存在!

  但她不懂要如何去化解,亦或说,两人现在的感情,她也是懵在其中,不知道要如何去处理。

  过了一会儿,吹风机的声音断了,司寒枭上了床,把她拉到怀里,搂着她又亲又抱,薄唇落在她的手背上,胳膊上,甚是是吹弹可破的脸颊上。

  亲吻带着点点火花,试图搅动着冷寂的空气,但今晚喝得微醉的桑雅,一点兴致都没有。

  她闭上眼请,了断心中莫名其妙的思路,淡声道“我头晕没兴趣,你找衣服上香水味的主人去。”

  司寒枭顿了下,把她抱紧,语气透着认真,“我对她们没兴趣。”

  “没兴趣还把人家抱得那么近,我看你搂得挺欢的,左拥右抱,齐人之福,果然还是那句,天下乌鸦一片黑!”

  他从她的口吻中,摸寻到一点不对劲的愠怒,心里有些惊喜,但想起今晚顾席城也把她搂在怀里,他又不高兴了“那你今晚和顾席城又怎么回事,干嘛躺在他怀里?”

  “我喝多了,和你情况不同,不过也正常,哪个男人出去玩还不解放天性,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也和顾席城一样,花名在外么!”

  桑雅想起刚认识他的时候,其德行和顾席城没两样。

  司寒枭生气地掐了把她的小脸,“我那是被你气的,是你不要我,不愿意和我去帝城。”

  “呵!”桑雅轻笑,“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全是借口。”

  他们的话题,一旦纠结于此,司寒枭的执着性子又来了,他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盯着自己,沉静的眼神带着执拗,“你是不是嫌弃我?”

  “我嫌弃你什么?”桑雅发现,这个男人有时候还挺神经质的,比如现在,好好的说话还能被他扯到这种话题上。

  “你嫌弃我的一切,嫌弃我的身份背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