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围绕桑丽琬说的话,记者们炸开了锅,议论纷纷,“昨晚我参加了雅图周年庆,确实看到蓝羽邀请顾席城跳开场舞。”

  “我也拍到了,他们有说有笑,看样子还挺暧昧的。”

  但也有理智的记者质疑,“桑女士,你说桑顾取消合作是因为雅图的蓝羽小姐介入,单凭顾二少和蓝羽的关系,不能构成说服力,我们宁愿相信是顾氏看到现在的桑氏没有任何发展空间,桑牧的种种作风搞砸自家公司招牌,所以取消合作,令桑氏沦为弃子。”

  桑雅偷偷看了眼那名记者,这个记者厉害了,瞎说什么大实话!

  桑丽琬被气急的“白墙脸”,生气却不能暴露,极力在维护良好的形象,“在桑氏和顾氏宣布合作之前,桑氏从来没出事,为什么合作后,发生那么事情,这是巧合还是暗中操作?凡事不能只看外表,有时候人心阴暗,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桑丽琬还想泼脏水给别人,试图转移视线。

  但她的话,遭到不少记者的反感,“盛世皇朝是海城超五星酒店,用违规肉,要不是被发现,一直使用都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群众受害,你们作为企业人,以权谋私,中饱私囊,是不是还要等到死人出了事,才认为自己有错。”

  “直到现在,你们都不是真心承认错误,还试图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我严重质疑桑氏的良心和责任心。”

  桑丽琬尴尬,“我们已经接受整顿,也愿意公开厨房作业流程,诚信邀请各位顾客监督,人谁无过,但我保证,我们桑氏是诚心诚意改正,欢迎各界监督。”

  桑丽琬的话,平息了一部分记者的怒火,但有些人,来此就是为了挑事情,又有记者发声,“桑女士,听说你涉嫌造假字迹签名,试图为儿子转移黑锅,嫁祸到孟邝美身上,若不是律师保释,你现在还被拘留,据说目前还处于观察期?”

  桑丽琬眉宇闪过戾气,朝那名记者看去,但面对大家质疑、鄙夷的目光,她只能再一次诚心道歉,“我之所以能保释出来,是因为之前弄错了一些文件,差点牵连到其他人,但并不是我蓄意,我为我的疏忽深感歉意,是我没有教导好儿子,没有尽到该尽的责任……”

  说着,眼眶一红,眼泪说来就来,“但顾席城有了未婚妻还和蓝羽公然暧昧,虎落平阳被犬欺,现在桑氏风雨飘摇,顾氏还陷我们于不利,这让我们小雅怎么办?”

  “连订婚宴举办了,突然说解除婚约就解除婚约,以后让我们小雅怎么抬头做人,怎么面对外界,一个女人的声誉多重要……”

  桑雅被她无缝衔接,摆了出来,被迫走到前方,怯生生地面对一众记者。

  她那张国字脸,无法博取大家的好感,还有软弱的形象,让人和怂包一下子挂钩,这么个丑女人,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

  “桑雅小姐,你姑姑说的都是真的吗?是不是顾席城和蓝羽背着你搞地下情?”

  “你在纽约时和顾席城认识吗?”

  “你和顾席城的联婚,是因为有真感情还是因为商业联姻?”

  面对一众记者的追问,桑雅欲言又止,手无足措地握紧双手,怯弱地回头看了眼姑姑,向她求救。

  桑丽琬假装擦眼泪,给她投了记眼神,这死丫头给她悠着点,教了她那么多,难道还不懂回应一句?

  桑雅低下头,酝酿了一会,眼睑挡住的眸底,划过铮铮亮光,她的表演开始了——

  “各位记者朋友,你们好,既然你们问到关于我的事情,我就大致说一下。7年前,我父亲过世后,我就再也没有回来,直到姑姑去纽约找到我,说帮我找了门好婚事,我才被接回国,订婚宴是我第一次和顾席城见面,我们之间没有感情,只是单纯的商业联姻……”

  说到这,桑雅苦涩一笑,那张丑陋的容颜卖惨,还能博取几分同情,“我知道顾席城有喜欢的女人,正是蓝羽,其实我才是介入者,可我没得选,只能听姑姑的话……”

  什么?

  桑丽琬暗惊,迅速看向桑雅,这个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想冲上前打断她的话,但理智告诉她,现在冲上去,只会火上浇油。

  桑雅继续诉苦,“身为桑家人,生在这样的环境,和我一样处境的人大有人在,他们一定能明白我的感受,我很感谢今天有这个机会说出来,我也祝福顾席城,希望他和蓝羽在一起,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苏晋安听得有些懵,桑雅怎么会说出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