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起回来,开门时被他看到密码了。

  双手被控制得无法动弹,几番摩挲下,撩热了空气,他的吻来得更加凶猛。

  热吻一番后,他薄唇亲吻着她的左脸颊,喑哑的嗓音透着关心,“还疼吗?”

  桑雅抬头,依稀间对上他的眼睛,“你现在问这话,是不是有点晚了?”

  他眉峰一挑,唇梢擒着坏笑,“生气了?”

  “谁敢生你的气,看你新欢在怀,怎么得空来我这?”她的声音不轻不慢,却装载着一丝尖酸讽刺。

  这腔调很容易被人扭曲,读出一种醋酸味儿。

  他指腹轻轻摩挲找她嘴角的小伤口,轻笑,“新欢?”

  “不是你送给我的吗?怎么,后悔了?”

  桑雅感觉到他扣住双腕的手有所松动,马上把他推开,把灯打开,客厅被灯光盈满,亮堂堂一片。

  她往里走去,声音有些轻佻,“你要是嫌不够,我还可以送你一个。”

  她一身子扎在沙发中,眉眼勾笑,看着他。

  如今光线充足,司寒枭看清楚她脸上的巴掌印,经过一个下午的消肿,比中午的时候好多了,但嘴角的小伤口,令司寒枭眼底起了凛意。

  他捧住她的脸,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左脸颊,“是被那对母女打的吗?”

  “和桑柔吵了一架,挨了一耳光。”

  他眉头一蹙,“你老跟我作对,我都不舍得打你,那对母女敢对你下手,你说吧,想要她们什么下场?”

  桑雅握住他的手移开,解释道“这巴掌是我故意挨的,我才有借口暂时离开,不用费神应付她们。”

  “就没有别的方式,非要用苦肉计?”司寒枭不认同她的做法,这张漂亮的小脸,连他的舍不得碰一下。

  桑雅眼底折射出狠光,轻喃的声音,透着厚重的杀伤力,“我这耳光不是白挨的,我会以蓝羽的身份,把耳光讨回来。”

  她不过是以退为进,暂时退让不代表真的咽下这口气。

  蓝羽?

  “雅图的周年庆吗?”

  桑雅勾笑,不小心拉扯到唇角的伤口,微微皱眉,“到时你就知道了。”

  “上药了没?”

  “嗯,小伤而已。”

  桑雅转移话题,看向他,眸色沉了沉,“早上电话不接,我以为我们七天之约到了,你就跟我一拍两散,互不相欠,从此见面是陌路人。”

  司寒枭心里淌过一丝小惊喜,她提及了,证明她在意。

  他勾住她尖细的下巴,笑得又痞又邪,尤其那双深眸,闪动着邪性,如深邃的旋动,特别勾人。

  “我倒是考虑过,但是在餐厅看到某人被打,怎么说也是我的女人,怎么能袖手旁观?”

  “呵呵!”桑雅肤浅笑了笑,勾住他的脖颈,触摸着他刺痒的短发,“你伪装得真好,我们还真是不熟。”

  只有交易关系,也熟不到哪儿去。

  “哦?”司寒枭打量着她的小脸,眼底攒动的小火苗,奕奕生光,“又生气了?”

  桑雅不语,听着他唠叨,“我发觉女人真比天气还要风云莫测,这时好时坏的心情,怎么收放自如呢?”

  “打住!”她一指放在他唇梢,描绘着他嘴角邪肆的弧度,“我不是你说的那种女人,不过……我有个小忙想让帮帮我。”

  看她的眼神,魅惑中擒着小心思,他细细品读,“小忙?”

  其中必有诈!

  她用力把他拉近自己,两人鼻息交揉,她红唇近乎贴于他的唇瓣,连美人计都使了,魅音渗了水,软软的好听极了,“你就帮帮我呗!”

  这一声呢喃,真让他心池一漾。

  果然,美人乡,英雄冢。

  “你说。”他把她抱进怀里,两人暧昧相拥。

  “你把居亦欢带去雅图周年庆。”

  他挑眉,有点不敢相信,“就这么简单?”

  这算“小忙”吗?

  “是的。”

  司寒枭想也没想,应声,“我答应你,但你也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让自己受伤受委屈。”

  如果他的话是撩人感动的情话,可两人现在什么关系?

  所以桑雅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笑笑不语。

  看着他俊美的轮廓,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就如他的人,让人捉摸不透。

  司寒枭放开她,脱下外套,衬衫溢出的血迹,看起来尤为显眼,桑雅蹙了眉头,拉住他的手,“伤口怎么裂开了?”

  衬衫溢血的位置,一看就是刀伤位置。

  “你说呢?”他毫不在意,重新扎在沙发上,也没打算多管。

  肯定是刚才他们过两招的时候,他用力过猛造成的。

  “活该!”桑雅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去拿药箱,帮他处理伤口。

  “你手臂这伤,过两天还能去雅图周年庆?”

  司寒枭邪痞地搂住她的肩膀,大半个身子靠了过去,在她耳际低喃,“别说是这点小伤,就算是我剩下半条命,我也拖着这半条命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