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司寒枭抱着她走到海岸线的绿地上放下,脱下外套,平铺在草地上,拍拍旁边的位置,“用amani私订西装外套当你的坐垫,应该够格吧?”

  桑雅撇撇唇,“我可没那么娇气,哪里都能坐。”

  她说着,坐到他身边。

  司寒枭看了眼腕表,“现在离日出还有3个小时,你先睡会儿。”

  桑雅一眼不眨看着他,揣摩他的用意?他总说她神秘,他何尝不是?

  “司寒枭,我对你很好奇,其实我查过你,但查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你就像凭空出现的人,没有傲人的背景,没有资金,没有亲人,身边只有一个晋野“

  “还有奶包,我一开始以为你是他爸爸,结果你却说是二叔,不过……”

  她顿了顿,“你们好像没有血缘关系,但你对他的照顾无微不至,比亲情更胜亲情,这是为什么?”

  司寒枭的脸色,一变再变,如一层层暗光渡入,蒙上玄秘的幻纱,神秘难测。

  他眼神从未有过的认真严肃,一字一顿道“不要调查我,也不要试图去猜测我,因为你不会得到任何结果。”

  桑雅不解,什么意思?

  是人都有过去,他又不是什么异星球人?

  司寒枭眼底涌荡着从未在她眼前流露过的神色,有自嘲,有自讽,翘起的弧度带着蔑视,那是对自我的瞧不起……

  “我是一个啃地泥,哪儿最黑暗,我就在哪儿生活的人。我从小吃垃圾,跟狗抢食物,带着晋野乞讨、偷盗、打架、抢钱,甚是给毒贩卖药丸、还混进地下帮派砍人喝血……只要哪里有饭吃,我就流浪到哪儿……”

  他深幽的双眸观察着她的面部表情,从她眼底捕捉到一丝吃惊和猜疑,他唇梢的自讽更浓,“很吃惊是吗?”

  他举起手,淡淡的月华在他修长厚实的手上洒落一层银光,他的眼滚动着黑阒的暗光,折射出一丝嫌弃,“你知道我的手有多脏吗?它染过鲜血,摸过内脏、垃圾,那么恶臭、腐烂……”

  他把自己贬得一文不值,肮脏不堪。

  桑雅内心很震撼,目光落在他那双特别合适弹钢琴的手上。

  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圆润,智慧线几乎划过掌心,这是一个心思缜密,做事有计划,极度有魄力的男人。

  细想他话里的内容,结合他的性格,桑雅渐渐相信了他的话。

  他的邪性痞气,也许是他的伪装;他的手段阴谋,也许是因为他目睹过最阴暗的人心和人性,渐渐磨砺出来的感悟和智慧;也许他曾经也有一个引路人,步步牵引着他,筹谋策划,学习成长!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相比于他,自己过得太好了1f7b3110。

  十七岁是她人生的分岔路,十七岁前,她是一个幸福,受着百般宠爱的小公主;十七岁后,父亲过世,母亲抛弃,被放逐国外却幸运地遇到“他”,不至于沦落到跟野狗抢食物,过颠沛流离的生活。

  突然,她觉得他没那么可怕了,了解一个人,触碰到他最真实的过去,她没有觉得他很脏,反而觉得,他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实至名归。

  桑雅感受到他周身气场的改变,好比他脸上的自嘲、自鄙,这些都是他刻意诠释出来的“保护膜”!

  他不是自己交心的对象,也不是自己的死党兄弟,她没必要安慰他,自己不过从一个局外人,旁观者倾听他的故事,故事听完就结束,仅此而已。

  所以,桑雅没有说一句话,目光放远,融入大海的墨蓝色。周围的风浪声渐大,形成最好的催眠曲。

  沉默的一个小时过去了,渐渐的,眼皮开始上下打架,桑雅的脑袋有点承受不住地晃了几下。

  司寒枭看着她昏昏欲睡地模样,恢复平静的他,也恢复了邪性不羁的半吊子模样。

  他长臂扣住她的脑袋,摁在自己宽拓的肩上,流里流气开口,“我不介意把肩膀借给美女补个美容觉,当然,我这个人最看重酬劳,先记着,以后抵还。”

  困意来袭的桑雅,因为今晚的敞开心扉交谈,对他的警觉性降低,有了个肩膀靠着,更想睡觉。

  她听着他那句话,用浅薄的意识怼了句,“司寒枭,你果然是唯利是图的流氓。”

  唯利是图?

  是的,他就是个唯利是图的流氓!

  不一会,清浅的呼吸声回绕在耳际,伴随着一深一浅的气息,司寒枭邪肆的眼眸融入了笑意,他目光悠远地看着时而平静,时而滚涌的大海。

  这一刻难得的清静,让他真切感受到天地间的静谧,就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周围都静止了。

  有一丝微妙的心思晃过心尖,酥酥麻麻地带着刺痒!

  今晚答应陪她来看日出,估计自己是魔怔了?

  他微微偏头,擒着暗光的深眸,细细打量着那张完全卸下伪装、毫无攻击性的脸蛋,突发奇想,让他做出一个前所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