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阳光斜落,照亮了仓房蹲着的小身影。

  球球双手抱膝,脑袋搁在膝盖上,圆溜溜的大眼木呆呆地看着大马路方向,望眼欲穿,肉呼呼的身子状似石化。

  隔壁邻居大婶带了个民警过来,指着球球说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个小奶娃,也不知道是谁家的还在,一直坐在这儿,问什么话都不回应。”

  民警和大婶一同蹲下来,观察着“风干”的球球,民警看着肥嘟嘟的小球球,小眉头一揪一揪地皱着,大眼睛充满了渴望和盼切,心里起了恻隐,手放在他眼前晃了晃,“小朋友,你在这儿等谁?”

  一秒,两秒……四秒!

  这短短的四秒钟,呆滞的大眼睛极速凝聚了泪雾,如一层晶莹的水帘子,挂在眼眶,又被他坚忍地不掉下来。

  但让他们失望的是,这小奶娃始终没有说话,是害怕陌生人吗?

  民警温声道“小朋友,你别怕,我是警察叔叔,你是和妈妈走丢了?要不我带你回警局找妈妈?”

  球球有了丁点儿反应,朝他看了眼,抗拒地摇摇头,不要,他要在这儿等天使妈妈出现。

  “这……是什么意思?”大婶琢磨不准小奶娃的意思,有点懵。

  “你是在这等妈妈吗?”民警耐心问了句。

  球球点了点头,又摇摇头,他等的是天使妈妈,不是妈妈。

  “那你爸爸呢?”

  爸爸?

  爸爸和妈妈在天堂!

  他不愿意说话,只是眼巴巴看着他们,提到爸爸妈妈,他更伤心了,眼泪夺眶而出,像断线的珠儿,一颗颗往下掉。

  “诶,你这小奶娃别哭哟,这哭得委屈巴巴的,让人看着心疼哇!”大婶最见不得小奶娃哭,尤其是这种呆萌小可爱,这一哭啊,心都跟着他酸起来。

  大婶忙给他擦眼泪,但球球的眼泪就这样一直掉,一声不吭,就像受了极大委屈,自己独自承受,不愿意倾诉出来。

  就在大婶和警察束手无策时,一辆马停在路边,桑雅从车里出来。

  球球打远看到此时的“蓝羽”,浑身一个激灵,脖子伸得长长的,双眼定神260c2de6看着那抹身影,这是……天使妈妈?

  仅三秒的思考,球球腾起来,拔开小短腿冲向她,胖手抱住桑雅的大腿,泪眼汪汪看着她。

  桑雅只觉一抹人影闪过,有两只爪子把自己抱住,她低头一看,发现小小的肉团子,居然是奶包!

  但现在自己的模样……他认出来了?

  迟疑间,邻居大婶和民警同志走过来。

  邻居大婶认识桑雅,经常看到她来仓房,看看球球又看看她,“蓝小姐,这孩子是不是你和封奈的?”

  桑雅一脸尴尬,找了个借口,“不是,这是封奈朋友的儿子。”

  嗯?

  天使妈妈要把自己抛弃吗?

  球球大眼一愣,圆嘟嘟的脸蛋儿一红,故技重施,蹦跶出一句奶音,“妈妈!”

  hat?

  桑雅愕然,这奶包真是……

  果然,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宁可相信“天真无邪”的小奶包,也不愿意相信桑雅的“谎言”。

  大婶和民警眼里一致露出谴责的目光,大婶义愤填膺开口,“孩子都生下来,就得好好养,我们又不会歧视你,哪有妈妈不认儿子的。”

  民警也教育道“这么可爱的小孩,要是遇上人贩子,早就丢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轮番“教育”,桑雅只能尴尬讪笑。

  等他们离开后,桑雅把球球抱起来,严肃问“小朋友,你还认识我?”

  她纳闷极了,自己这模样他还认出来?

  奶包不说话,紧紧搂住她的脖子,小脸儿贴在她颈窝,赤烫烫的体温让桑雅警觉起来,探手搁在他额头,这么烫?

  “你发烧了?”

  奶包迷迷糊糊地半眯着眼睛,可怜巴巴看着她,一言不发。

  “走,我们去医院!”

  ……

  桑雅带着奶包去了趟医院,这小娃娃果然发烧了,在医院折腾了一个小时,看他病恹恹的小可怜模样,她心疼啊,只能带着他回到白鹭园。

  清晰的开门声和叠响的高跟鞋声,让“望穿秋水”的司寒枭恢复劲儿,“你去了那么久,要补回这些时间给我。”

  他放下笔记本看过去,看到她怀里的小生物时,惊了一下,倏然皱紧眉头,“球球?”

  球球的额头贴了块退烧贴,像只猫儿缩在桑雅的怀里,任由她抱着走进去。

  “球球?你怎么和他在一起?”司寒枭收了一身痞气,看着球球脸色不佳,担心问。

  “我去找封奈遇到奶包,孩子发烧了,刚和他去了趟医院。”桑雅简单解释一番。

  司寒枭面色复杂,隐匿着一许怒火,这距离上次离家出走才多久呀,怎么越来越野?

  碍于他生病,他暂不追究,低声道“你们先上楼,我给教授打个电话。”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