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司少要转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警察局,审讯室。

  顾席城翘着二郎腿,一手肆意搭在桌上,看着对面两名警员。

  数分钟前,警察上门说他涉嫌一桩买凶杀人案,要带回局里协助调查。

  “你认识桑柔吗?”警员开始提问。

  “认识,不过不熟。”

  “三个小时前,她在锦东路段发生交通事故,刹车装置被动了手脚,目前正在医院治疗。”

  顾席城真觉得莫名其妙,眸色窜过一缕思量,“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们怀疑是你出钱找人做的,我们在锦园小区停车场翻到了一段视频,车停在锦园停车场时,监控记录有被删减的痕迹,是不是你做的?”

  一身清白的顾席城,面对他们的审问觉得滑稽可笑,“警官,我没那么无聊花钱雇人去动她。”

  “今天上午10点到11点这个时间,你在哪儿?有人证吗?”

  “我一直在房间睡觉,家里的佣人可以为我作证。”

  “你和桑柔是不是有过节?”

  过节?

  当然,她扛了他的女神。

  但听他们的意思,似乎不是这种。

  “我俩不熟,怎么可能有过节!”

  “是现在不熟,还是一向不熟?”

  顾席城觉察到他们话里带话,疑惑道“警官,你们问问题能明白点吗?”

  “你和桑柔是不是曾有过一段感情,但后来却和她姐姐订婚,你们俩牵涉到爱恨纠纷,前两日桑柔出了风流丑闻,你因此怀恨报复?”

  “哈哈哈!”顾席城嗤声,哭笑不得地拍着桌面大笑,“警官,你们的想象力都可以去当编剧了,就她那张整容脸,我要阿猫阿狗,都不会要她。”

  警察对视一眼,似乎逮住他话里的漏洞,“如果你们不熟,你怎么知道她整容?”

  呃……

  他眼底跳过尴尬,他摸摸鼻子,斟酌道“是我女神蓝羽小姐告诉我……”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有警察走进来,看了眼还在陈述的顾席城,走到审讯的警官那边,低语两句。

  审讯警官皱皱眉头,“你确定?”

  “是的。”

  审讯警官眉宇划过无奈,“啪”地一下关上文件夹,对顾席城道“你可以走了。”

  “哦?”顾席城眼神由惊讶转为惊喜,嘻嘻笑道,“警官,我都说了,我是良好市民,怎么可能知法犯法,你们没证据还把我抓回来,下次别那么鲁莽,虽然我很愿意抽出时间配合你们的工作,但谁愿意无缘无故进局子喝茶啊,这要是传出去,名声多不好……”

  出了大厅,顾席城一眼看到“蓝羽”,眼睛刷地亮了,又有些担忧,赶紧上前询问“蓝羽小姐,警察这么快找上你了?”

  桑雅扬笑,不急不慢解释,“不是,刚才我在雅图遇到司先生,他说你有麻烦,我想肯定是你上次帮我对付桑柔,桑柔报复你,所以带着律师过来。”

  “我这一身清白,也不怕他们审讯,肯定是桑柔故弄玄虚诬陷我。”

  “刚才警察还说桑柔伤得有些严重,车头都撞上防护栏了,我才不信。”

  顾席城对桑柔出车祸的事情,还存在质疑,哪有人这么傻,开车前不检查一下车配装置。

  桑雅笑意加深,若不是刚才姑姑给她打了电话,她也不相信桑柔进医院了,这次她是自作孽,去锦园把她的小公寓砸了,这不,报应来了。

  “想知道她伤得如何,买束花去医院看看。”她漂亮的桃花眸闪过一丝算计暗光。

  这回顾席城和她共通一个频道,明白她的话里玄机,贼兮兮一笑,“对,买束白菊去!”

  于是,两人结伴来到医院,看看这个现世报的小婊砸,被撞得有多惨!

  病房内,桑柔痛苦地躺在病床上,回国以来,她似乎和医院结缘,第一次因为脸部过敏进医院,这才过了多少天,又因为车祸进来了。

  这次她受伤较为严重,左手骨折,额头破了个小伤口,轻微脑震荡,不满地向母亲诉苦,“妈,桑雅就是扫把星,她就是专克我的。”

  “你让我把她赶出去我已经做了,这次是谁让你自作主张去锦园,偷鸡不成蚀把米,还被人有机可趁,你办事情前,能不能先动动脑子,现在外面有多少人盯着你,你还敢到处乱走。”

  “谁让你不帮我,我就是气不过!”

  桑丽琬揉揉蹙紧的眉头,“桑雅现在对我们还有用,她既然搬出去见不着就算了,等稳住集团,想怎么对付她都行,你何必急于一时呢?”

  “哟,桑小姐,这手残废了没?”顾席城不敲门直接冲进病房,看着床上的桑柔,幸灾乐祸来了句。

  正聊天的母女往门口看去,顾席城带着蓝羽,他手里的白菊犹如刺眼,一下子擦着桑柔心口那团火,“你们来做什么,这儿不欢迎你们,滚!”

  桑丽琬一眼看到顾席城身后的蓝羽,细细打量着她那张精致的脸庞,心里涌上一阵奇怪的感觉,似陌生似熟悉,怎么越看越觉得像某个人?

  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像谁,这眉目弯弯,眼大精明,身材标致,举手投足优雅中带着凌厉,一看就不是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腹黑司少要转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桑雅司寒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雅司寒枭并收藏腹黑司少要转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