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唳九天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157章各自为计

  皇陵地墓能进不能出,若皇陵地墓打开了,外面一定得有人守着,不然,进去的人就出不来了,只能在里面等死。https://

  殷玄这一招不可谓不狠毒,他利用任吉之手将聂青婉的尸身放回皇陵地墓中,同时,又要将任吉封闭在皇陵地墓里面。

  如此,不仅断了聂青婉想利用华子俊来查太后的死亡真相,亦除掉了一个十分碍眼的心头大患。

  而查不到太后之死,亦没了任吉,这一世的聂青婉就只能安分地呆在殷玄的身边,成为殷玄一个人的,谁都夺不走了。

  随海听了甘城的话后,片刻不停留,立马又回到御书房,向殷玄复命。

  殷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后就又伸手拿折子,埋头看了起来,对甘城的能力,殷玄还是十分相信的,殷玄不怕甘城把事情搞砸。

  任吉悄无声息的走,又悄无声息的回,回去后站在冰棺前,对着冰棺里的女子说:“老奴最后送你一程,这前半生,老奴不辱使命,却没能保住你的命,老奴还是辱了使命。”

  “这后半生,老奴拼了命也要让你不被殷玄欺负。”

  “只是,如今的殷玄,他已经不是你的孩子了,他成了你的夫君,依你极为袒护自己人的性子,这一回,你是不是依然要栽在他的手上?”

  “世人都说你狠辣无情,可有谁知道,你其实是最心软的呢。”

  “你这么心软,老奴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呆在殷玄身边呢。”

  “那就是一头吃人的狼,他要把你连骨带肉的一块吃下,我怎么能放心呢,我不放心,所以,我只能守着你的尸身到今天了。”

  说完,他忍不住伸手,想要去触摸一下冰棺里面女子的发丝,这一送进皇陵,他就再也看不到她一面了。

  可是,手刚伸到一半,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突兀的声音,那声音棉软轻盈,如黄鹂一般,婉转好听,可是,再好听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这座三年被尘封的宫殿里,出现在这座冰棺被封存的寝宫里面,那都是诡异而令人震惊的。

  任吉伸到一半的手倏地僵住,整个人如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他好像猜到了这人是谁,刹那间眼眶一红,涌上悲喜交加的情绪。

  那个声音平稳缓慢地说:“你没有辱了你的使命,你一直做的很好,至于殷玄,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他心软,前半生,他是我的孩子,我偏袒他也是应该的,这一世,他成了我的丈夫,那他就要背负起一切罪责,儿子和丈夫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于我而言,儿子是拿来疼的,丈夫却是需要顶天立地的,他确实是狼,但他是我手心里的狼。”

  任吉听着这话,眼泪刷的一下掉了下来,他僵硬在一半的手颤颤巍巍的收回,身体近乎是机械地扭转了一个弧度,他抬起头,朝声音的来源处望去,然后他看到了那个新生的太后。

  年纪很轻,梳着宫妃髻,穿着枚红色的宫裙,颜色鲜稠,站在黯淡无光的宫殿里,如发光的金子,那眼平静温润,黝黑的如同夜空,带着浩瀚的广袤,容纳天地众生,这是一双多么熟悉的眼睛啊,虽然面前这个人的样貌陌生,整体陌生,可是,只看着这样的眼睛,任吉就忍不住潸然泪下,他一下子冲过去,往聂青婉面前一跪,喊道:“老奴见过太后。”

  聂青婉叹一声,弯腰将任吉扶起来。

  任吉泪中含笑,就那般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聂青婉说:“我回来了任吉,往后你不用再守着这个冰冷的宫殿了。”

  任吉点头:“嗯,老奴要随侍你身边。”

  聂青婉嗯了一声,抬步往里面走,她的手上还抱着闹闹。

  刚刚聂青婉进了烟霞殿,故意将闹闹藏在了袖兜里,然后对王云瑶和浣东浣西以及张堪和那些禁军们说闹闹不见了,故而,让他们找闹闹为由,把他们全部支开了。

  这会儿闹闹安静地窝在她的手中,睁眼打量着屋中的一切。

  任吉刚刚就看到了聂青婉手上的小乌龟,但他什么都没问,只安静地跟在聂青婉后面。

  等走到冰棺前了,聂青婉顿了一下,这才踏上脚蹬,从冰棺上方往下看冰棺里的女子。

  闹闹也伸长了脖颈,往里面看。

  女子的面容十分安静,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容颜依旧没变,亦没有枯萎凋谢,还是最美的样子,衣服换了一套,却也是她最熟悉的凤袍,双手搭着放在胸前,跟寻常人无异,若非知道这个人已经死了,别人还以为躺在这里的只是一个睡美人。

  聂青婉收回目光,侧头问任吉:“这三年你一直守在这里吗?”

  任吉说:“是,一直守着,从没离开。”

  想到什么,又说:“之前确实一直没有离开过,不过,前段时间离开了几次,一次是去寿德宫放香料,然后夜里去见了聂北,还有两次是出去扮鬼,那都是在夜里,今天白天,殷玄宣老奴入了御书房,这么算来,老奴出去了四次了,也不算一直守着。”

  前面的几件事情,聂青婉知道,但是今天这件事情聂青婉不知道,聂青婉挑眉:“今天白天殷玄宣你去了御书房?”

  任吉道:“嗯。”

  聂青婉问:“什么时候?”

  任吉说:“就刚刚之前,申时三刻那会儿。”

  聂青婉理了一下宫袖,从脚蹬上走下来,挑了一个凤榻坐,然后把闹闹搁在榻上,任它自由攀爬。

  任吉走到聂青婉身边站定,正在爬行的闹闹抬头瞅了他一眼。

  任吉似乎有所感应,也低头望去。

  就这般,一人一龟,四目相对,片刻后,闹闹扭回头,继续去好奇地爬来爬去了。

  任吉收回目光,笑着问聂青婉:“这龟是太后养的吗?”

  聂青婉说:“嗯,前几天去大名乡养伤,从雅水河里带回来的。”

  任吉说:“太后养的东西,那肯定不是凡物。”

  聂青婉瞅了闹闹一眼,说道:“确实有些灵性。”

  任吉挑眉。

  聂青婉道:“它叫闹闹。”

  任吉笑道:“老奴知道了,以后喊名字。”

  聂青婉手肘支着榻沿,撑着额头看着不远处的冰棺,话语轻淡,问任吉:“殷玄喊你去御书房,不会是想对我的尸身做什么吧?以我对他的了解,若不是涉及到这副尸身的事情,他不会传唤你,更不会愿意见你。”

  任吉心想,太后就是太后啊,什么事情都猜得着,他点了一下头,说道:“是。”

  然后就把今天在御书房里殷玄说给他的话全部说给了聂青婉听。

  聂青婉听后,瞠的一下抬起头来,目色讶然:“殷玄让你在今天晚上配合甘城把我的尸身送回皇陵墓里与殷祖帝合葬?”

  任吉说:“是呀,原本老奴没有同意,因为老奴总觉得他不怀好意,可后来老奴想着大概因为他如今得到了一个全新的你,就不再需要这个尸身了,故而,舍得让你去与殷祖帝合葬,本来你也是要与殷祖帝合葬的,总不能让尸身一直放在这里,他能想着放手,让你归入皇陵,也算还有些良心。”

  “而老奴想见你,他也说做完这件事情之后就让老奴回到你身边伺候,虽然老奴知道这话十有八九是敷衍的话,但老奴也只能同意。”

  “一来老奴不愿意你的尸体一直放在这里,你应该跟殷祖帝一起归入皇陵,接受后世子孙的香火供奉,二来老奴也确实太想见你一面了,所以就应了他。”

  聂青婉眯了眯眼,冷笑道:“他确实不怀好意。”

  任吉一愣:“啊?”

  他急道:“那老奴不是又中了他的奸计?”

  聂青婉收起胳膊,站起身,蹙着眉头在殿里来回地走了好多遍,一时心烦气燥,她怎么忘了,她了解殷玄,殷玄也同样的了解她,如果一开始殷玄不知道她最终的目地是干什么,现在也肯定知道了,所以,他为了阻止她,在这个时候,在今天晚上,秘密地将她的尸身送回皇陵。

  甘城是殷玄的亲信,一定会不辱使命,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成这件事。

  那么,这件事一旦成功,她就前功尽弃。

  是,不查太后之死,以她的能力,想要诛灭一个拓拔明烟,完全不在话下,但是......灭神之罪,谁来偿还?

  聂青婉倏地收住脚,站在那里,眼神阴冷,指尖一根一根地绷起,她忽然扬声喊:“任吉!”

  任吉被她尖厉的声音吓一跳,连忙走过来,看着她沉冷的脸,问道:“太后怎么了?老奴真的中了殷玄的奸计?”

  聂青婉抿紧唇瓣,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冲他道:“去备纸墨,我来写封信,一会儿跟你说原委。”

  任吉见聂青婉神情郑重,不敢耽搁,立马去以前聂青婉看书写字的那个龙桌前,取出尘封的笔墨纸砚,研墨,铺纸,等一切备好,聂青婉走了过来。

  聂青婉提起狼毫,站在那里,单手执笔,单手写字,气势凛然,行云如风,哪里有上回她在龙阳宫外面的木质长廊上画画的扭掰,她一边写一边说:“你确实中了殷玄的奸计,而这奸计却不仅仅是针对你,还针对我,他让你送我的尸身入皇陵,又让甘城配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凤唳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叱咤风云只为原作者聂青婉殷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聂青婉殷玄并收藏凤唳九天最新章节